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泉古苗寨的古树群落-【新闻】盾蕨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8:17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石泉古苗寨的古树群落

石泉古苗寨是一个古树环抱的寨子,寨前有树,寨中有树,寨后有树,形成了一个古树群落。这些古树能很好地保存下来,不但与石氏家族历代的保护有关,而且得益于苗人几百年来形成的生态环保意识。有专家称,石泉古苗寨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首个苗族家族自然保护区。

寨前》》》两棵拔枣树“把守”寨大门

下寨是古寨的进口处。记者站在寨前的小溪沟前,看见两棵参天大树挺立在寨前,形成了一个寨门,又像两个卫士把守着寨门。“当地人叫这两棵树为拔枣树。”石邦仪说。

时值深冬,两棵古树的叶子均已脱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开春树枝发芽后,满树郁郁葱葱的,两棵树形成了绿色屏障,加上这里当风,又有小溪流淌,一到夏天,寨子里的人就来这里乘凉、摆龙门阵。”石邦仪说。

记者跨过小溪沟,沿着20来步石梯,来到两棵古树前。只见两棵古树均需要两三人牵手合围。“这两棵古树至少有100多年的历史了。”石邦仪说,原来这里有3棵拔枣树,有1棵在前几年枯死了。

寨中》》》陪嫁银杏长成400年古树

进入中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被村民称为坛罐树的古树。古树高约30米,像树立在寨里的旗杆高高伸出民居。

记者看到,坛罐树长在一民居旁,根须已露出地面,成为村民的座凳。尽管已是严冬,古树仍青枝绿叶。

距坛罐树几十米远的院落里有两棵高大的银杏树,扇形的黄叶撒落一地,成为一片金黄,两棵银杏相隔二三十米,都需4人牵手合围。

“传说,这两棵银杏是明末清初石氏迁火烧溪的高祖婆的‘嫁妆’。” 石邦仪说,高祖婆嫁给高祖石才遂时,陪嫁箱子里的嫁妆夹带了两粒银杏,高祖就将这两粒银杏种在了院坝里。“没想到,第二年春种子发了芽,后来还长成了参天大树。”

石邦仪说,这两棵银杏夏天给寨子撑起一片荫凉,秋天给寨子撑起一片金黄,每年还要结1000把斤果子。“果子成熟后,孩子们就会在树下拣被风吹落的果子,然后在火塘里烧来吃。”

寨后》》》1000余棵古树群落中国罕见

寨后的山坡是一个古树群落。记者顺着一条由几十步石梯铺就的小路来到山上。小路的左边是一片本地杉,有数百棵,而且棵棵树干笔直,直插云霄。“这些树除杉是人工栽植的外,其他都是自然生长的,大多有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树龄了。”石邦仪说。

小路的右边有杉、银杏、楠木、枫香、丝栗、青杠、水红木(檬子刺)、拔枣树、坛罐树等珍稀、濒危树种10余种1000余棵,大多需要数人牵手合围。记者看到,那些常青古树虽然经过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沧桑,有的已经空心,有的被粗大的古藤缠绕,但仍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那些落叶古树在寒流中孕育着生机,等待春来吐出新叶。

古树参天,遮荫蔽日,站在古树林中,看不到天,也看不到脚下的寨子。记者从另一条小路下山,山底处是一片苍翠的竹林,竹子大多碗口大小。“几百年来,寨民用的背篓、撮箕、篮筐等都是用这片竹林的竹子编制的。”石邦仪说。

林中》》》野兽行百鸟歌泉水叮咚

走在林中,鸟语不绝于耳,还时有松鼠在树间跳来跳去。“树林里常有雉鸡、锦鸡、野猪、野猫等国家保护动物出没。10多年前还有猕猴、巨蟒等。”石邦仪说。

走在林间,汩汩的流水像钢琴声一样悦耳动听。石邦仪说,由于有了良好的生态环境,寨子里水源充沛,上中下3寨共有8孔泉水。“8孔泉水清冽可口、四季不干,连寨民做饭、洗衣、喂牲口都是用的泉水,可说是一种奢侈。”

护林》》》演绎家族生态环保传奇

“这些古树能很好地保存下来,不但与石氏家族历代的保护有关,而且还得益于石氏家族几百年来形成的生态环保意识。”石邦仪边说边把记者带到下寨的一块石碑前。

石碑立在一棵大树掩映的一堵岩石上。记者看到,石碑高约1.5米,宽约0.6米。石碑立于1913年5月1日,石碑是寨民保护树木的寨规。碑文载:(酉阳县)西二乡(今苍岭镇)的林木常常被盗和被牲口践踏,经济林木没到采收期村民就提前采收,影响了经济林木的生长,于是议事会长王裕泰、副议长石宗渥等将情况反映给了酉阳县知事马为。为了保护林木,马知事特发布了“示禁事”,并刻下石碑立在石泉苗寨前,作为寨规民约。规定:“凡有桑、麻、桐、茶、漆、倍、棬等,洋倍非过大暑,白倍非过白露,桐、茶、棬非过霜降……先期自行采摘,与盗同罪,罚金三元,盗者加倍。其余杉、竹、木柴、草木各有主,有偷窃被获属实者,照五元以上十元以下议罚……”

“石碑一立,盗伐林木和提前采收经济林木者得到有效遏制,当地的树林得以日渐茂盛,一些古树也才得到较好的保存。”石邦仪说。

“石氏家族有爱护林木,保护生态环境的祖传,‘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树’成为石氏家族的家训,几百年来,寨民修房造屋砍伐了木材,都按族规砍了多少就栽了多少。”石邦仪说,所以,尽管寨子修的全木质结构的民居,用了大量的木材,但仍没有毁坏山林,山上仍是古木参天、郁郁葱葱,保持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柱塞式放料阀

阀门定位器厂家

气动疏水阀

德标旋塞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