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央行回应外汇占款缓增之忧PSL等补基础货币投放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14:49:28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央行回应外汇占款缓增之忧 PSL等补基础货币投放

“现在随着情况的变化,调控方式也会变化。”

7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央行内部吹风会上表示,从上半年金融数据看,贷款增长较快,信贷结构明显改善,“总体数量充裕、结构有所优化。”

他说,下半年稳定的货币政策取向并没有改变。我国可能会多管齐下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央行在探索研究PSL(抵押补充贷款),这也是一种再贷款。而利率市场化“开弓没有回头箭”,此过程中需要多种手段来调控利率,其中之一即PSL。

根据央行同日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5.74万亿元,其中6月份增加1.08万亿元,同比多增2165亿元。

盛松成表示,结构改善主要体现在“五个增长”和“一个回落”。其中,盛松成着重强调了小微企业贷款结构的改善。从余额讲,小微企业的余额占所有企业贷款余额29.3%,同比提高了0.7%;从增量看,小微企业新增贷款占企业新增贷款的32.5%,比一季度占比提高2%,比大型企业新增贷款的占比高了3.1%。

此外,产能过剩行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同比增长6.4%,比去年末回落了1.1个百分点。其中,钢铁和建材业出现负增长,钢铁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下降了8.9%,建材业下降了6%。

调控方式将动态变化:PSL新工具

上周一(7月7日)公布的最新月度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5月央行口径下的新增外汇占款仅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锐减99%,创出11个月以来的新低。

此前,央行公布的5月金融机构口径新增外汇占款为386.65亿元,也较4月的1169.21亿元出现大幅收窄,刷新了2013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这引发了市场对央行货币基础供应的担忧。

对此,15日盛松成进行了详细解读。他首先解释了何为“外汇占款”,即央行因为持有外汇而占用的人民币资金,也就是为了经济发展和宏观调控的需要,央行买进外汇,抛出人民币,由此占用以人民计价的资产。目前外汇占款为27.2万亿,大概占基础货币的97%。

“2005-2008年期间,我国外汇占款大幅增加期间,有以下几个数据:2005年外汇占款增加1.7万亿元,2008年一年就增加了3.4万亿,2009年以后增速就上下浮动了。2012年外汇占款增量最低,仅4281亿,今年上半年增加7000多亿。”盛松成详细介绍了近十年来外汇占款的变化情况,他指出影响外汇占款有一系列的因素,权重最多的原因包括:贸易顺差及外商直接投资。

“这两项在2005年-2008年期间增加得比较快。”盛说,还有一项容易忽略的因素,即“外汇占款是人民银行买的外汇,但如果外汇不在央行手上,而是在个人和其他金融机构手上,这就不是外汇占款。”

以今年5月为例,央行增加的外汇占款只有3.61亿;但金融机构手上的外汇占款增加了386多亿。

“总体讲,我们的外汇占款是在下降的。今年3月17日起,央行宣布扩大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至2%。这对市场影响很大。”盛松成说,若有人将此理解为央行对外汇市场干预减少,他并不反对,这恰恰说明了央行市场化调控不停向前。

针对市场的担忧,盛松成表示“不会因外汇占款增速下降,导致基础货币供应的问题。”他说,最近十几年以来,外储增加后,外汇占款逐渐增多,现在随着情况的变化,调控方式也会变化。

“我们以后可以进行市场公开操作。在美国就是这样,美国基础货币供应主要就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比如持有国债。我国可能会多管齐下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对于PSL(抵押补充贷款),央行也在探索研究中,这也是一种再贷款。”盛松成说。

此前,央行的基础货币供应绝大部分来自外汇占款,5月外汇占款减少,Wind显示该月央行在公开市场净投放达到1640亿元,明显多于前几个月。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发布会上,央行行长周小川亦曾公开表示,央行准备用短期和中期政策工具来引导利率水平,正准备两个或三个政策工具,并提到新的工具将会要求抵押品。

目前,央行对于PSL并没有具体的公开信息透露。国信证券研究报告分析,PSL 推出的大背景是基础货币投放渠道转化与合格抵押品缺失。国信猜测这一工具最大突破在于,将商业银行贷款纳入用于基础货币投放的合格抵押品框架,从而摆脱再贷款的信用风险问题,打造一个常规的基础货币投放渠道。

“稳定的货币政策取向没变”

上半年央行统计数据的另一大关注点,在于6月人民币存款增加3.79万亿元,同比多增2.19万亿元。这在历史上处于第二高的水平,仅次于2013年3月。

“存款的大幅回升也直接推高了M2的增速。6月M2增速为14.7%,较市场预期略高。”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董事总经理陈健恒指出,存款大幅回升主要源于信贷投放加快,贷款派生的存款增加;保证金存款较明显上升;季节性的银行理财回表和财政存款的投放。

中信证券报告亦指出,多重迹象已显示央行价格型货币宽松正逐渐加码。这印证了二季度货币政策例会内容新增“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等措辞,而市场开始注意到央行货币政策已形成“弹性利率走廊+中期政策利率”的基本框架,流传的PSL概念被预期成为央行即将推出的中期政策利率工具。

有接近监管层的学者解释,所谓中期政策利率可通过调节向金融机构中期融资的成本,来对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和市场预期产生影响,引导其定向对实体经济部门注入低成本流动性。不过,PSL需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明显作用于银行资产负债表和市场预期。

对于下一步是否会扩大降准范围,盛松成表示,货币政策总体走向正常,局部调整只是辅助性手段。他认为货币政策不可能以定向降准为主,这只是“精准发力和微刺激”。

“下半年稳定的货币政策取向并没有改变。现在关键的是调整信贷结构,盘活存量,而不是一味地再去追求总量上的放松。5月超额储备率大概是1.87,说明整个银行体系的流动性还是挺充沛的。”盛松成说,定向降准也是结构调整的一个工具。

盛松成还表示,利率市场化“开弓没有回头箭”,最根本的目的是达到资金的合理配置。此过程中所带来的利率调整,则需要多种手段来调控利率,其中之一即PSL。

广州有线电视接收机

山东堆花

天津防静电刷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