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骇客伶姨第四章柔软的裤袜

发布时间:2021-01-22 08:57:24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那天我不但能够拥有伶姨的三角裤,上面还留着伶姨的体温,我是如何的满足,都记录在日记上。

现在我反而希望伶姨会再度入侵我的计算机了。

所以我试探的在日记的结尾,要求希望以后也可以同样有着伶姨的体温。

这样写了两天,都没有响应。

而我,还是留着伶姨那条苹果绿的三角裤。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到我家做例行的巡视。

回来后,我打开计算机一看,伶姨留了响应!

小正,我很犹豫,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或不对。

照正常世俗观念,毫无疑问我是错的。

可是,手淫在我的看法是很健康的宣泄管道。

更何况,我这么做,你在课业上也能更专心………………

哎,不管了,好吧,答应你好了。

以后我就不再把我的贴身衣物放你抽屉了。

你需要时和干妈说,干妈就当场脱给你。

巧伶我跑到客厅,看着伶姨。

伶姨正叉开大腿坐在沙发上,似乎早料到我会冲出来,笑笑说,“怎么了?瞧瞧你,急色鬼一个,凡事要慢慢来,才能享受它的乐趣。”

我兴奋的说不出话来,只说出“伶姨………你………日记上说………”

伶姨回答道,“等不及,现在就要是不是?好,干妈都答应你了,怎么会不算数?”

说毕,伶姨就在沙发上翻转过身去,还拋来一句,“要闭上眼睛哦。”

接着就翻过身去,背对着我,跪趴在沙发上,以曼妙的姿势将她的三角裤脱了下来。

当然,一切又一览无遗,我的眼睛不但没闭上,还瞪得更大。

然后这条三角裤随着一句话被轻拋到我头上,“拿去吧,小色鬼。我就知道,说了要你闭眼,你也不会听

的”

我楞在当地,回过神后,拿着我的奖赏,回房解决我那快撑开短裤内的问题。

这个日记已经不只是个记录的程序了。

它现在是交互式的了。是我和伶姨的双向沟通管道。

伶姨告诉我,她还是遵照骇客的不成文规矩,会留下记号。

在她看过的日记,左下方会有个小小的CL标记。

后来,我陆续写,我喜欢看伶姨穿高跟鞋,短裙………我的要求一一被应许了。

伶姨在看的我的日记后,隔天就上街采购。

伶姨原本就有不少高跟鞋,但是她说,原本的高跟鞋都在外走过,会把家里地板弄脏。

所以新买一批,专门在家穿给我看。

唯独一点,在伶姨褪下内裤乳罩时,我都只是惊鸿一瞥。

意犹未尽,想再仔细看时,伶姨的短裙或上衣就覆盖上了。

有一次,在伶姨褪下内裤乳罩时,我造次想摸摸伶姨美妙的胴体,伶姨把我的手拍开说,不可以,这样我

不能接受。

还有一次,和伶姨去逛街时,我忍不住把手往伶姨的美臀上放,伶姨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回家后告诉我,

男人不该有这种轻挑的举动,就算关系亲蜜,也只能私下这么做。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不很不得宜。

不仅如此,这样她会被外人看贱,对她是种羞辱。

更何况,这样轻挑是不尊重她在外的身份。

尽管伶姨说得很有道理,我觉得,还有某种的心理障碍成份在。

我每天都把对伶姨的性幻想写在日记里,我也知道,伶姨会看得到的。

每天日记的最后,我都写着,伶姨,可不可以让我仔细看看?

可不可以给我摸摸看?好不好嘛,伶姨。

不然,我满脑子都是伶姨曼妙的胴体,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好不好嘛,伶姨。

由伶姨留下的记号,我知道,伶姨都看到了,只是,她还在犹豫。

终于,有天,我和朋友约了出去玩。

回家时已是晚饭时刻,伶姨正在厨房作菜。

我冲完澡回房后打开计算机,现在我已设定自动先开启日记程序,至于隐藏目录及密码,因为没有必要,

我也都拿掉了。

入眼的是伶姨的留言,终于,伶姨下决定了,不管是好或坏。

我急忙拉把椅子坐下来仔细看。

小正,我总觉得我们这么做有些不对,可是,我又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对。

是我身为你干妈的身份吗?

可是,当干妈不是就该照顾宠爱干儿子?

我也看不出让你有安全的宣泄管道,减少课业外的成长烦恼有什么不对。

难道是干妈和你之间的年龄?或是礼教的约束?

这也都不该困扰干妈的,干妈向来最讨厌这些世俗观念。

那么,到底是什么?

干妈想不出来,男女两情相悦,问题在哪里?

这件事,干妈想了好几天。

既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干妈就该答应你的。

可是,总是怪怪的,说不上来。

这样子好了,我们彼此折衷,你要摸干妈的身体,干妈答应你。

但是,只能隔着干妈当时的穿著,并且只能在私下只有我们俩的情形。

至于要看干妈私密之处………我们先保留。让干妈把一切想清楚,好不好?

干妈也很苦恼,想给你答复,却又不知该如何决定。

原谅干妈,让你这几天如此烦闷,你可以接受干妈折衷的提议吗?

让干妈多点时间把这整件事想清楚,好不好?

巧伶太棒了,有响应了。

我冲到厨房从后方一把抱住伶姨,向她说谢。

伶姨当时是穿著丝质上衣,短窄裙,搭配裤袜,以及“家居用”高跟鞋。

伶姨说道,“怎么了?小正。小心点,不然我们的晚餐就完蛋了。”

这时这些话我怎么听得进去?又怎么会在乎?

我摸向伶姨那对令人遐思的乳房。我更是惊喜,在丝质上衣下,并没有乳罩。

美乳盈握,我一手揉着伶姨的左乳,一手向下探入伶姨的裙底。

抚摸着伶姨翘起的美臀,三角裤在裤袜上的衬线,顺着股沟往下,我的手触及一片湿地。

再把手往前方一翻,越过骨盘,来到伶姨最隐私的密地。

我的手隔着裤袜和三角裤在这块密地上来回的抚弄着。

左手也没闲着,隔着丝质上衣在伶姨的奶子上绕着圆周,并不时搓捏着伶姨突起的乳头。

伶姨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大声。

她的两只手已不再是在菜上面,而是撑在流理台上,不时的握紧又放松。

我听着伶姨的喘息,将嘴往伶姨诱人的双唇移去。

伶姨抿着嘴,试图避开。

我在双手上多加了力道。

终于让我的唇碰上了伶姨的唇。

我的运动短裤被撑的挺挺的,涨的好难受。

于是我空出一手将短裤及内裤拉下去。

煞时,我的阳具就蹦了出来。

回手,将伶姨的短窄裙撩至腰际。

把我的鸡巴时而置于股沟,时而置于两腿交处磨着。

那温暖柔细的滋味,真是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这样子,我的两手便集中于伶姨傲人的一对奶子上,不断揉着。

伶姨的秀发因为头部不时的前后摆动而显得有些凌乱。

我又将我的嘴凑向伶姨的娇唇。

这一次,我又得了一个惊喜。

伶姨并没有抿嘴避开,反而将她的舌头度入我口中。

我们热切的吸吮着,舌头互相缠绕,并伸入对方口腔里。

我鸡巴的磨动越来越快。右手又往下探。

触及伶姨裤袜的上缘,我的手往下一压,准备往里去。

伶姨急急由接吻中的嘴边说,“不行,小正。不行。求求你,我们说好不可以的。不要,好不好?小正?

”并一手按住我往里探的手。

我犹豫了一下下,如果我现在打破约定,可能这阵子美好的一切都会一起毁掉。

我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安全的一步步来妥当。

于是我又把手放在伶姨的奶子上揉着。

伶姨知道我退出手后,也决定让了步,只手把上衣胸前的扣子解开。

伸手握住我的手,引导到伶姨的奶子上。

我的阳具一直在伶姨的屁股沟和私密处磨着顶着。

双手由下往上罩住伶姨那对奶子揉着,并不时搓捏伶姨的乳头。

我发现,我稍用力捏伶姨的乳头,伶姨就会倒抽一口气。

然后咬着下唇忍住不发出声音来。

最后,我再用力一捏,伶姨忍不住了,嗯哼了一声。

之后,她极力的抿着嘴压抑着不让嘴巴说出话来,用极微细的嗯哼声音配合着我的动作。

就这样,我们在厨房激烈的爱抚着,一直到我就这样喷泄在伶姨的私密处之前。

精液沾上她的窄短裙及裤袜。顺着匀称的美腿流下来。

伶姨瘫趴在流理台上喘了好一会儿,才定下来,回头看看我,嗔到,“看你,满身大汗又把我这道菜毁了

,再去冲个澡去。我也要去冲个澡了。等我再重做一道菜再吃饭,饿着了只能怪你自己猴急!”

说罢便边解衣,边往她房间的浴室走去。

我不自主的也跟着伶姨走向她房间。跟到她房门口时,伶姨伸手挡住我,说,“不行,年轻人,你回你房里

浴室去冲澡去”

我于是转向回对面我的房间去冲澡。

等我洗罢出来后,我顺手将凌乱的厨房稍事整理清洁。

将清洁用品放回时,恰好就在伶姨浴室外。

窗户虽然微开,但百叶窗是关上的。

更何况我知道还有一道帘子。所以也没再耗费心神。

奇怪的是,我做完这些事,又在窗下站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有水声传了出来。

老实说,我原本并不怎么欣赏连身裤袜的,我喜欢的是吊带袜组,我觉得吊带袜组较能引起我的性欲。

一度还想在日记上要求伶姨把那些裤袜全扔了别再穿了。

不过,有了这次经验,我的态度转为不反对了。

那天,晚餐到将近八点才上桌。

饿?

的确,我是有点饿。

但是,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介意。

新世界的神无限金币版

最终幻想觉醒

一万棋牌

仙剑缘满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