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骇客伶姨第九章狼来了

发布时间:2021-01-22 08:03:15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咖啡豆没了,要怎么办?当然是再进新鲜豆子呀。

伶姨对于义式浓缩咖啡情有独钟。

有时后,半夜还会爬起来到楼下煮杯咖啡喝,然后才上楼重新梳洗入睡。

所谓的提神作用,那只有一天的第一杯才算,之后的,我看根本对伶姨无效,反而是安心入眠用的。

伶姨说,就是因为浓缩咖啡,伶姨才会进一步了解苏苏这个人。

听伶姨说,苏苏以前在大学时就在她同层楼的实验室。

两人的指导教授还是私交甚笃的师兄弟。

(那对老师都以退休当荣誉教授了,不过学校仍然留了办公室给荣誉教授他们还是每天到办公室坐一坐的

。)

苏苏煮的咖啡是一绝,伶姨常放着自己的实验室不去,跑到苏苏的实验室喝咖啡,看书,聊天。

伶姨说着这些时,眼中有着某种神情,亮亮的,我抓不住也说不出那种感觉。

我只知道,虽然伶姨全部的心意都在我身上,但是她一说起苏苏,我还是多少有那么一丝嫉妒,一抹醋意。

那天,伶姨与苏苏约在咖啡屋的那次。苏苏拿了两磅的豆子给伶姨。

伶姨喝了是赞不绝口。这几天用的都是那批豆子。

我看,伶姨那种数倍份量的浓缩咖啡也只有苏苏才会有所共鸣。

伶姨要是一天没有喝到她那种特别苦,苦得要命,常人苦到会吐的咖啡,一整天都会怪怪的。

伶姨总有失算的一日,咖啡豆总有用尽的一天,就譬如,今天。

所以,伶姨一通电话就去找苏苏。

想也知道,照伶姨的个性,是不会肯让外人上门的,就算送咖啡豆也不例外。

所以,除了叫苏苏亲自送来,就是去找苏苏拿。

伶姨的电话把苏苏从会议中叫了出来,问苏苏豆子的来源,要苏苏查查那家公司规模如何,要是上市,就

由集团到美国股市把它吃下来,如果还小,就把它买下来,纳入集团,最不济也要拿下它在本国的独家代理权

。苏苏答应下星期就飞过去和那家公司谈。

伶姨要他带着他那个小朋友仅管去玩,两人所有费用由公司负担,而且,期间她承诺回公司坐镇。

当然,这解决不了燃眉之急,咖啡豆!伶姨问了苏苏当日的行程。

苏苏那天排的是的集团会议,一间间子公司的了解报告就得花上一天,伶姨就特准由副执行长代理。那天

就意外的空了出来。

苏苏说他恰好想回去看看老师,于是伶姨就把咖啡豆和探望老师两件事并在一起,要苏苏来接她。

除了苏苏得一日闲,另外还有个人也放了假,伶姨和苏苏共享的秘书,小赵。

原本伶姨要和我去打保龄球的,我再怎么说伶姨就是不放心我一个人,现在就由小赵来陪我。

一切定妥后,伶姨就去换装。

当她到客厅来时,我真的要说,上帝是不公平的。

高贵典雅端庄,那是平日外人眼中的伶姨。

现在,伶姨穿了件T恤,牛仔裤,绑个马尾,又是另一番风貌。

看来就像刚从大学毕业不久,清丽温柔带着一丝俏皮。

眉眼及嘴角漾着的笑意,足以令人化骨。

怪不得只有苏苏能与伶姨能有相当的情谊,他根本就是个木头!这些察觉不到。

临出门前,我妈刚好打了电话来。

对于我这个儿子,提没两句,反而是要和伶姨谈天,要伶姨有空去爸妈的公司看一下什么的,两个人就这

么说说笑笑的,我很奇怪,她们不知道越洋电话也是要钱的吗?

一直到伶姨瞄到时间才恍然发现,她让苏苏在那间咖啡屋等了好一阵子了。

伶姨于是匆匆的拿了包包出门。

“小正,记得哟。呆会儿到咖啡屋去,小赵会来接你,要叫人家赵姊姊。不可以没大没小的。”

说罢轻啄我的唇就出门了。

过没多久,小赵也随后开着车来了。

老实说,小赵长得也很好看,人也才二十五六,168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由其是那双修长的腿,男人

要是不回头多盯两眼,那就是枉耗视觉的存在。

我注意到,一开始当小赵上球道时,附近球道多了不少洗沟球。

后来,只要小赵一上球道,球馆很明显的变得空旷许多。

还有不少人就站在我们后面看。

虽然小赵打球的实力有一百八九,我最佩服的是小赵打字的功力,真的很神。

听说苏苏是从一家翻译社把小赵挖过来的。

话说回来,不知苏苏是幸还是不幸,身旁都是美女,却还是………木头。

不过,我还没看过苏苏的小朋友,小涵。伶姨说是个温柔专情的大美女,一说起来就满口赞赏。

就在打球时,小赵的手机响了。

是伶姨打来的,小赵把手机拿给我。

“小正啊,伶姨匆忙出门忘了带钥匙了。你们打完就早点让赵姊姊送你回家。不然伶姨就要沦落街头了。

”各打了十局,小赵就送我回家了。在咖啡屋门口把我放下,小赵就放假了。

人要诚实,要不是我心中满满都是巧伶,我会从头到尾盯着小赵上上下下仔细瞧,用力看。不放过任何机

会,努力窥看。

我直接上楼,回伶姨家,想在那儿等伶姨回来。

一开门,我眼睛一亮。

迎接我的,不是空空的屋子。而是圆浑白晰的丰臀。

伶姨全身除了上身披着件衬衫就只有脚上的一双银色家居高跟鞋,她跪爬在地上,头也没回,“小正,人家刚冲了澡出来,隐形眼镜掉了,你来帮我找一找。”

因为是跪爬着,衬衫下摆也就缩了上去,而且都没扣上垂在两旁。

面对着白嫩嫩的屁股,还对着我微微摇着,原本就想回家和伶姨好好温存一番的我那顾得着眼镜。

门一关,三两下脱了裤,衣也没脱,跪在伶姨身后,一手扶上巧伶的腰肢,一手扶着阳具对准,一下就顶

进伶姨的小穴。

巧伶猛的被我一顶,头一仰,马尾一甩,开口倒吸了一口气。

我则是温暖的快意马上传遍全身。

巧伶这才吐出两个字“好棒!”

此时我才发现,巧伶的小穴早已润湿,等着我“回家”。

我俯身贴上巧伶的背,双手前移,拖起巧伶那对美乳。

巧伶硬挺的乳头恰各在我左右手中指与食指间,不怀好意的扭揉一下,换来巧伶一声嘤咛。

嘴巴贴上巧伶的耳垂说道“小浪穴,怎么啦,这么想要鸡巴干呀。”

“哎呀,还不都是老公你害的,和老师说话时满脑子都是你,内裤都湿了一大片,幸好没晕出来丢脸。看

了老师拿了豆子就赶快回来了。来嘛,大鸡巴哥哥,动一下嘛,用力干小浪穴,给小浪穴止止痒嘛。”说着屁

股还往后顶了几下。

看来巧伶真的是发浪了,鸡巴都插进小穴了,我决定试试我的运气,退出阳具,只留龟头在小穴里。

“骚货,要就自己来,让我看看妳有多浪。”

没想到,还真让我得逞了。

巧伶抿着嘴,屁股后退顶上我的鸡巴,主动的干起我的鸡巴来了。

我看着不忍,这下子话说得太狠了,伏上前去,吻舔着耳垂。

“亲爱的娘子,来,让老公享受一下,看看你的能耐。来。”说着用力顶了几下。

终于让巧伶“喔”的一声把抿着的嘴顶了开来。

我再度直起上身,摸着美臀。

看着巧伶主动的后顶上来,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还回头望我,“老公,贱妾这样服务你满不满意?”

满意?简直是人间仙境。

再伏下身,揉着美乳。

“什么贱妾呀,我的娘子”

说罢挺身,扶着巧伶的腰身,就这么用力的顶了起来。

“喔………好,好………好………再………再来………再来………嗯………美………来………小………小

浪穴………要………要………喔,好………对………狠………狠狠………狠狠的………干………干………干我

………………浪穴要………要………再来………再来………好棒………噢………老公………你好强………好

强………最………最棒了………好壮………好壮………舒服………舒服………啊………雪………雪……………

…来………干………干浪穴………来………喔………好………好………好棒………干………干翻……浪……

…浪穴………干………干烂………干烂………浪………浪穴………浪………浪穴……最………最喜欢………喜

欢………大………大鸡巴………嗳哟………………爽………爽………好哥哥………真好………好………用力

………用力干……干死我………干……干破浪穴………来………来………”

我不知巧伶是否清楚她再浪叫些什么,不过听来真是很爽。

摸着屁股,我看着屁眼。那个这几天挑逗着我的菊花蕾。

巧伶的屁眼,有股香气。说不上来,是种花香。不知道这算不算异数。

反正,现在它正在对我眨着眼。

我伸手在巧伶的阴户沾了些爱液,藉以润滑。就以食指戳了进去。

一股阻力紧紧嵌牢我的食指,我只送入一个指节。

引得巧伶仰首,呜呜啊啊的呼呼喘着气。

随着屁眼我的手指一紧一放的收缩放松,巧伶喊道“喔………会………会来………我………我会………会

来………要………要去了………要去了………………”

什么来呀去的,真是不合逻辑,亏她大学的逻辑还修了九十几分。不过,这关节,谁在乎?

慢慢的,肛门适应了手指的存在,放松了些。可以进入两个指节。我就鸡巴与手指同时干插着伶姨的小穴

与屁眼。

显然这样带来的刺激对巧伶而言是全新的经验,将巧伶带到了另一层境界,喊着:“浪………浪穴要………要………老公………天………天天干………………亲哥哥………亲达达………我

要………要………要升天了………………”

说罢一阵颤抖,双手后环着我一同向前往沙发瘫倒。

我急忙以左手护着巧伶的额,右手环着巧伶的胸做保护,让巧伶的上半身扑上沙发。

巧伶………爽死了过去。

一时之间,我不敢动,就让巧伶的丰乳连同体重压着我的右臂。

嘴靠着巧伶的左耳,伸出舌来舔弄着,偶尔还轻轻嗫一下耳垂。

好半晌,巧伶才幽幽转醒过来。

巧伶回过头来,娇赖一声,“嗯,老公”将舌渡过我口中,缠绕良久。

交吻间,我都没敢动,怕伤着了巧伶。

可是,人的生理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没有动,插在巧伶嫩穴里的阳具却不自主的随血液循流一涨一涨的撑着穴壁。

巧伶柔声说道,“亲亲,人家想喝水水。”

一听我便以左臂撑起,右手环扶巧伶直起上身,虽然我还未射精,阳具仍涨的很,我还是认为把阳具退出

来较妥。

正待动作,岂料巧伶马上右手后环住我的臀,阻止了我的动作。

“不,别抽出去。我们一起去。”

就这样,嫩穴里插着我的阳具,我在后扶着她的腰,两人一体,巧伶开始手脚并用,往厨房爬去。

我原本想将巧伶一把由后抱起,让她早些喝到水。

但是巧伶不依,坚持要用爬的。

才到半途,两个人的情欲又都撩起来了。

巧伶会突然停住,让我不防的顶上去。

我偶尔会促狭的改变步调,挺她一下。

每爬两三步,就听到巧伶的小嘴发出一声“嘶”“啊”及“喔”………………

最后我俩一路抽插,终于到得冰箱。

当巧伶人立起来,手扶着冰箱时。

我便扶着她的腰,狠狠用劲猛顶。

巧伶的嘴一边喝着,一边还不自主的发出快感的呻吟,后头还有我在嫩穴里顶着。

柳澄汁,不用说,不只巧伶醉人的脸上,身上,衫上,或是我身上,连厨房也洒得倒处是。

可怜的罐子最后随着我的一顶,脱离巧伶的手,掉落在地板上。

“停………停一下………停………好……嗳………嗳………老公………停………停一………一下嘛………

”我这才缓了下来。

“正………亲亲………老公………你最棒了。人家好喜欢刚刚那样。我们再同样爬上楼到床上去,好不好

?”

我扶着轻盈的腰身猛力一顶,将那双诱人的脚也顶离地面,让巧伶又倒吸一大口气,表达着我的同意。

这辈子爬一层楼,从没花过这么久的时间。

也同样的不知道,爬楼竟有如此大的乐趣。

先是我的上衣,再是巧伶的衬衫,散落在厨房到楼梯的地板上。

最后,那双高跟鞋,也掉落在阶上。

这回欲火熊熊燃着,每爬个一两步,一两阶,就停下来抽插一顿。

楼梯的扶手,及沿梯的墙壁,留下一个个巧伶汗湿的手印。

爬到最后第三阶,巧伶的手撑上了二楼的地板。

我拉着巧伶的腰,又猛力的干了起来。

“嗯………嗯………哟………好………好………哥哥………哥哥………好壮………好壮………嗳哟………

顶………顶到………顶到………雪………雪………穴心……了啦………亲哥哥………亲………亲丈夫………对

………对………小………小浪穴……好美………好美………好………真好………好美………好美………快……

…快………好爽………爽………好爽………好涨………好满………好………好棒………好………好美…………

……舒………舒服………喔………喔………………………………”

巧伶脚一软,没踩好阶梯,俩人向前一扑,我就顺势压在巧伶背上,阳具这回加上向前的动量,毫不保留

的插进巧伶的小穴。

巧伶“喔………”的娇呼了一声。

就这样子上得二楼来。

巧伶既然说了要到床上去,那我们就要达成目标。

爬了起来,阳具依然还在小穴里,我们继续往房门前进。

最后,终于近到我们的房间。

就在巧伶的手攀上床垫,微微起身时,我又发动一阵猛攻。

“喔………喔………好………好人………亲………亲夫………妹……妹妹………要………要………不……

不行了………不行了………快………快………我……我们……一起……一起泄………………又……又要……

…要去了………………舒服……舒服………浪………浪穴………要………要被………亲………亲丈夫………丈

夫………干………干………干上天………对………好爽………好爽………………会………会受不………受不

了………我………我………不行………不行了………我………我上天了………………啊………啊………………

………”

阳具在巧伶的颤抖中,精关也被冲了开来。

一阵阵的快感袭卷了我俩,在高潮中扑上了床。万马奔腾的热浪冲入巧伶的嫩穴。

侧卧在床,阳具仍插在巧伶温湿的穴里。

精疲力尽的我,双手仍紧箍着巧伶,却已是无力再动了。

我就这么紧紧抱着巧伶,俩人就这么沉沉的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巧伶已经醒了。

巧伶不想惊醒我,任着我紧紧的抱着她,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一只乳房。

巧伶只是柔柔顺顺的吻着我的臂膀。

我也同样的回吻着在我嘴前的秀发。

巧伶这才发现,我也醒了。

巧伶扭过头来,仰望着我,柔柔的说道,“老公,巧伶好幸福,好幸福。”

在盈盈的笑意中,巧伶的眼竟润湿了起来。

我慌忙的往巧伶的脸上吻去。

想止住将流出的眼泪。

眼,颊,鼻,口,到处吻着。吻着。吻着………………

此时阳具已然退出巧伶的身体。

巧伶翻转过身来,面对着我。

回吻上我的唇。久久才松开。

轻声喊着“老公,老公………”头就往我怀里钻去。

被发梢挠着,痒痒麻麻的,很舒服,但是,却也像被呵痒似的想笑出来。

我………还是笑了出来。

拉过巧伶,就任着她的头枕在我的胸膛。

双手环抱着巧伶,紧紧的拥抱着她。

我们就这样躺了好一阵子。直到………我的肚子发出“咕噜”的腹鸣。

巧伶“唉呀”的一声,起了身来。

触及地面,还没适应过来,脚步跌跌撞撞的就往浴室去。

“老公,我冲一下马上好,这就下去做饭。”

我,则是躺在床上,看着白条条的佳人,摇摆着那迷人的臀部进浴室去。

一阵水声后,巧伶走了出来,大毛巾擦着头发。

“老公,你也去冲个澡。洗完下来正好吃饭。”

说着走入更衣室。出来时,却仍是一丝不挂。

我看着随脚步上下跳动的美乳走过床前。

巧伶把大毛巾往我头上掷来。“还不快去”我还听到“喀”的一声有东西被扔在巧伶计算机旁。

当我拿掉照头蒙下的大毛巾时,那丰臀最后的一摆扭出了房门,就这么走下楼去了。

我冲了澡下得楼来。屋子里扬着抒情老歌,地板上的衣物都收掉了。

我想,既然巧伶什么都没穿就下楼来。

我也同样就赤条条的下来了。

进了厨房,坐上料理桌旁的高脚凳,这才发现厨房也整理干净了。

巧伶身上就只穿了件作菜的围裙,随着音乐哼着,蝴蝶结下的美臀翘翘的和着节拍摇着。

嗯,我想我可以这样再看上个五十年,没有问题。

不过………总有不过。

那要人命的美臀,每一摆,我的阳具就挺一点。

走到巧伶身后,蹲了下去。伸出舌头,双手一扶巧伶的大腿,脸就埋入两片屁股里去。

“唉,小色鬼,洗好啦。别闹了。巧伶就弄给你吃。”

开玩笑,我现在舔的才好吃呢。

我分开了巧伶的腿,就往屁眼舔去。

“喔,小………小祖宗………别………别闹了。”

虽是这么说,巧伶却也微微弯腿,给我更大的空间。

我的舌绕着屁眼转着圈,巧伶的屁股也跟着我的舌画着弧。

意乱情迷的巧伶最后才下定决心,伸手硬把我拉起来。

“老公,乖,先吃饭。吃饱了才有精力温存存。”

那餐饭我们总共只用了一根汤匙………就着锅子在炉前吃的。

有些我是从汤匙吃的,有些是由巧伶口中喂过来的。

当然,我也用嘴喂了巧伶。

至于下半身………我的阳具就一直搁在巧伶的双腿间厮摩着。

吃完了,巧伶将锅子冲了下,放进洗碗机,围裙一解,反身就迎上来吻我。

牵着我的手就急急往楼上跑。

入得房间,巧伶伸手再计算机旁拿了管东西,塞入我手心。

爬上床,屁股对着我,就说,“小冤家,来吧!”

我张手一看,是管软膏。

巧伶回首对着我,淫荡的拋来个笑,说,“老公,巧伶的屁眼只接受过你的手指,你可要温柔点哟。”

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原来,到更衣室是去找这东西。

拿着软膏爬上床。先不急着用软膏。用舌头好好舔遍了整个诱人的屁股。

还是继续原来的动作,在菊花蕾上以舌绕着圈,巧伶轻轻的哼了起来。

我将舌往屁眼里顶进去。巧伶发出一声娇呼。屁眼也随之一缩,把舌推了出来。

“嗯,老公,再来。我会努力放松的。”

巧伶的屁眼好紧,我的舌再度用力顶去。这回,进去了一点。

“老公,好痒呀”………………

我的舌尝完香臀,这回就该手指上场了。

将软膏涂上抹匀,我轻轻的按磨着屁眼。

让巧伶有心里准备,放松括约肌。然后一点一点的将食指送进去。

有了润滑及先前的经验,这回较好进去的。

另一手,则是往巧伶的小嫩穴下工夫。

慢,才有情调。一点没错。渐渐的,我的食指在巧伶的屁眼进进出出的抽插着了。

双手万能,巧伶蹙着的眉头松开来了。开始品得其中的韵味。

现在,我的中指也加入了阵营。屁眼偶尔还会排斥性的向外推,不过频率越来越低了。

最后,进去了三根手指。

当我觉得可以了,我再度挤了软膏,好好抹了上去。

扶着鸡巴,我先插入小穴。让巧伶着实浪叫了一番。

再对准屁眼,试图用手推进去。

被顶了出来。

我要巧伶再把屁股翘高,将龟头放在屁眼上,用姆指把龟头按进去。

多次都是才进一点就被推出来。

最后,巧伶痛苦的发出“喔………”的一声,紧咬着牙,眉头紧蹙,龟头卡进去了。

巧伶大力的呼着气,试图减轻痛楚。

我看着心如刀割般痛苦。

“伶,算了啦。我做不下去。我不要玩屁眼了。”

“不行。女人一生有三个处女。巧伶唯一的遗憾是只能给老公你两个。我一定要献给你。”

这句话轰的一声进我脑中。

原来,自一开始………我登时满心感激,更加怜惜。

“好了,老公,来,再进来一点。”

我纵使不忍,也只能从命。

闭着眼,一顶。

“喔,痛………痛………停,停。等一下。”

睁眼一看,只推进了一公分左右。

巧伶又开始大口的喘着气了。

“好,可以了,再来。”

这回,我忍下心,在心里道着歉,闭眼再顶………三分之一。

最后,巧伶的屁眼顶在我的阳具根部。

为了我的好玩,竟让巧伶受这么大的痛楚。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巧伶大口“呼,呼”的喘着。

可是,阳具被这样温暖紧紧的包着。还有致的一紧一缩如挤奶般的挤着。那滋味也难忘。

“好,老公,慢慢的,抽出一点………停………好,进来………喔,痛………痛………停,停。”

渐渐,巧伶适应了。我以小幅度抽插着。

幅度越来越大。巧伶也开始有了快感。

“好………好………来………来………喔………好………好美………好美………原………原来………干…

……干屁眼………也………也会爽………浪……浪穴………雪………雪………美………美极了………………

屁眼………好爽………好爽………雪………雪………来………再来………………好粗………好棒………老公

………好………好………好棒………好………好厉害………屁眼………会爽………爽………好爽………干……

…干屁眼………大鸡巴干………干………浪………浪穴的………屁眼………老公………好………好壮………

好壮………好………好………爽………爽………太爽了………啊………啊………啊………………”

我的精液就一股股的灌入巧伶的直肠。

事后我抱着巧伶,顺着玉肩揉着。

巧伶的头枕在我的胳胝窝。

我的下巴抵着巧伶的头。

我看看床单,有滩自巧伶屁眼流出的精液参着丝丝血水。

我愧疚心疼。我开始自责。

巧伶却微仰着头,说,“贱妾好高兴能献给老公。是老公给我的屁眼开了苞。以后,老公还要干我的屁眼

喔。”

我向下吻着巧伶的头,紧紧抱着巧伶。紧紧抱着。

当然,谁都想得到,伶姨并没有忘了带钥匙。

不过,我后来才知道,伶姨那时也没有戴隐形眼镜。

原来,从头到尾是一出“狼来了”。

我………………一点都不介意。

这一夜,我们没有上课。

热血豪杰(武侠修仙)

排列五七星彩下载软件

叫我棋牌官方版

福彩3d缩水过滤工具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