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风雨里的罂粟花26

发布时间:2021-01-22 06:52:48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第二章(5)

我回到了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就剩下艾立威一个人值班。艾立威听到了我

会了办公室,并没有抬起头。

我也并没有把夏雪平的车钥匙交给他,而是一直揣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这个时候肚子突然一阵空虚感,我才发觉今天忘了吃中午饭。我赶紧收拾了

一下桌子,关掉了电脑,奔向了食堂。点了一份酸辣海带丝、一份肉丝苦苣、外

加一碗清汤配上米饭。我坐在食堂的角落里大快朵颐地吃着。

正在这时候,小C笑瞇瞇地端着一个铁盆出现在我的对面。「嘿嘿,下班以

前我就有预感能在这碰到你,没想到还真找到你了!」

我看了看小C的铁盆里的东西,竟然是慢慢一盆的果蔬沙拉,我笑了笑对她

说道:「你捧着盆出现的时候,我还合计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仔细一

看全是草。怎么,你想当牛还是山羊啊?」

「谁说全是草的?这里还有鸡蛋呢!」说着,小C用叉子叉了一块蛋清对我

说道:「你嚐嚐,用石榴醋拌的,可好吃了!」

「不了不了!你快好好吃吧!」我摆了摆手,「你这盆里本来其实就没多少

东西,我再跟你抢?」

「你还说我呢,你这里也没多少油水啊!」小C想了想,站起了身,「你等

我一下啊!慢点吃!」

我不明就里,只能看着小C远去。

没过一会儿,这丫头手里捧着一碟子口水鸡回来。

「来!你一个大男人,一顿饭不吃点肉可怎么行?」小C说道。

「我……」我一时间语塞,「我……我吃不了这些。而且我今天就想吃点素

……」

「谁说这一份都是给你的?我俩一起吃,总行了吧?」说完,她看着我笑了

笑。我也笑着,跟她你一块我一块地吃完了碟子里的口水鸡。

从我认识小C到现在,她一直就是这样的贴心。要不是因为这样,当初我也

不会差点就爱上她。

我和小C吃完了饭,在市局院子周围散着步。

「怎么样,今天去你们组里,给你惊到了吧?」小C笑着问道。

「可不是,」我也笑着说道,「当时我周围一帮子年上女性为着我问这问那

呢,你一出现,还冲着我抛媚眼,那帮女警都傻了;周围的师兄们口水都流了一

地了,还特别羨慕的看着我。都把你当成我女朋友了。」

「嘿嘿,那你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如实说呗。要不然以后你在局里,别人知道你跟大白鹤的关

系到时候怎么办?大白鹤在我们仨的关系上能放得开,但是别人要是只知道你身

边有我,不知道有他,他心理不失落啊?话说回来,大白鹤人呢?」我问道。

「他在家呢?刚才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我猜他应该是正睡大头觉呢!他现

在每天作息没个准。」小C说道。

「那他今天也没怎么上班?」

「对啊,他上午跟他们苏处长开完会就回家了,本来他们也是轮班。」

「好吧……他可算是躲过一劫。今天警局系统被黑的时候你也在,看见了吧?」

我感叹道。

「是啊!当时我们其他部门的人甚么都做不了!只能在旁边看着乾着急……

话说,你妈妈……不对,夏警官……你们夏警官到底得罪什么人了?非要杀了她?」

「呵呵,谁知道呢。」我说道,「不过这倒是很正常,早年间夏雪平在案发

现场就击毙了好多歹徒,用两只手加上两只脚都数不过来,被她送进监狱里的人

也不少,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估计都恨她恨得牙根痒。我们这些做刑警的就是

这样,不像你和大白鹤,你俩一个坐实验室、一个坐电脑桌前;我们这些人,时

时刻刻都要往现场跑,脑袋一直就是挂在腰上的,随时等着阎王爷拍人来取。说

不定啊,那天我也差不多,不知从什么地方打过来一发子弹,' biu' 的一声,

这辈子剧终了……」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小C说完,猛拍了我的胳膊一下,对我说道,

「我可不许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何秋岩,答应我,谁出事都可以,你千万不可

以出事,知道吗?」

我看着她的表情,她此时委屈得都快哭了,我笑了笑,点了点头,「好,我

答应你。」

小C这时候才又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听说……你今天还遇到枪击了?」

「不是我,是夏雪平。」我说道,「当时子弹差点就打中了夏雪平,要不是

我提前发现了狙击枪瞄准镜的反光……我真不敢想……」没错,比起今天我从夏

雪平身上感觉到的异样生理反应,更让我后怕的是那那三声枪响。

「我觉得……」小C说道,「你还是挺担心夏警官的。要不然你不会对她的

事情这么关心;而且我还看得出来,你很介意夏警官身边那个留着菠萝头的男人。」

我深呼吸了一番,想了想:「谁知道呢……按道理说,今年我来局里之前,

我其实跟自己说了无数遍:无视夏雪平,无论她做什么你都别管;但是看见有别

的男人在她身边鞍前马后的照顾她、看着她的身后有人拿枪对着她,我还是会忍

不住挺身而出……可我明明已经不把她当成我自己的母亲、而只是把她当作一个

普通女人看待好多年了,我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的在乎她。」

「不把她当成母亲、只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女人看待?」小C狡黠一笑,「那

你对普通女人怎么看待啊?能亲嘴、??能上床?」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我便马上伸手去搔小C腋下胸侧的痒痒肉:「你

说什么呢!好你个吴小曦!你那我开涮啊!」实际上我是被她说得心虚,毕竟今

天,我吃了夏雪平两回豆腐。是不是真像小C的玩笑话那样,在我不把夏雪平当

作自己母亲的同时,传统的道德伦理也被我抛到九霄云外了?

「诶呦!哈哈哈!别这样!求你了!何秋岩别闹!这是大街上啊哈哈哈哈!

旁边人都看着吼吼……哈哈哈哈!别啊!啊……诶呦!不要闹啦!哈哈哈哈!求

你了!别抓人那里!哈哈哈!我错了!嗯……啊……不要哎呀哈哈哈哈哈!我错

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小C被我抓着胸侧面的肌肉,笑得眼泪之流。

「哼!就知道欺负人!」小C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斜着眼睛瞪着我,「以后

不给你买鸡吃了!」

「别别!我也错了行么?」我对她问道,「你待会儿去哪?直接回家么?」

「回什么家!我待会儿要去警局的健身室健身呢!跟你吃了半碟子鸡肉,我

可不想都变成脂肪!而且我说什么也要把这两条痒痒肉练掉了。」

「哈哈哈!你可想得美,你这两条痒痒肉可是死肌肉。」她这个弱点,当初

是我第一个发现的,后来我告诉了大白鹤,大白鹤在家也没事总用这招对付她。

「……那我就找机会,去警务医院切除喽!」小C发着脾气,然后看着我说

道,「我想去健身房,你来不来?」

「去哪个?我的住宿楼地下室就有一个。」我对她说道。警察局的福利设施

没别的,就是可供健身地点多。

「那敢情好!就去你那里的!」小C兴高采烈地说道,这姑娘还学着我的语

气说话。

我带着小C回了9号楼。一进楼,正巧和电梯间里的赵嘉霖四目相对。赵嘉

霖用着十分奇怪的目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C,电梯门便合上。此时佟大爷并

不在他的传达室房间里,否则他要是见了我带着一个女孩子回了住处,按照他那

作风,肯定得出来起一通哄。

「你先去换衣服,我在健身房等你。」小C说完,就走下了楼梯。我回屋,

打开了行李箱,换了一套黑色的运动短裤和紧身速乾衣。等我去了健身房,小C

已经在跑步机上飞奔了。她就穿着一身成套的浅蓝色运动文胸和运动热裤,四肢

上结实的肌肉线条外加充实的乳球大大方方地路在外面,再加上看着光滑火辣的

腹肌,让小C一时间成为了健身房里的焦点。别说男警察,就连好些女警察看着

小C的时候,都馋的流口水;202那名经侦处的王牌警员故意站在小C面前,

举着两个30多斤重的哑铃,对着小C得意地笑着。

「我现在有点后悔带你来这了。」我对正在跑步的小C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小C看着我笑着。

「你看看,你本身就是一块荷尔蒙布丁,再加上你现在穿着这一身,还在这

香汗淋漓的,这整个健身房的男女老少们还有几个有心思锻炼的?」

吴小曦嗔笑了一下,伸手点了点我的鼻子。我想了想,便在她旁边的跑步机

上也开始了慢跑。一抬头,眼前那个经侦处的王牌警员早已放下了哑铃,一脸失

落地看着我和小C。

我和小C各自跑了五公里,又花了一个小时时间练了器械。我俩并排,用手

向后撑着坐在海绵垫上,大口喘着粗气,然后相视一笑。我突然记起当年我跟小

C第一次认识,就是在警专的健身房里,当时我因为得罪了一个督查,结果被那

人专门约到健身房里对练,结果我被他一系列的肌肉拉伸运动连得头晕耳鸣,甚

至最后还给我练吐了,被正在一旁举铁的小C笑话了半天。

歇了口气,小C和我出了健身房。

「嗯?你怎么不去更衣间换衣服?」等我上了楼梯我才反应过来,小C还穿

着这一身运动文胸和热裤。

她看着我,嘟着嘴巴对我说道:「不要……我想去你房间里洗个澡。更衣间

的淋浴室的喷头都生鏽了,我不喜欢!」

我能说什么呢?

我点了点头,她低着头看着我,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进了我的房间,我就给她指着卫生间,然后把门关上:「去吧,你要是没带

沐浴液和洗发乳,墙上有住宿部他们自己的,洗发乳是椰油的、沐浴液是花蜜的,

都很好闻,你要是不习惯也可以用我的。洗手间里面放着的浴巾也都是新的。」

结果一回身,放下自己背包的小C双手扶住了我的头,就对我嘴对嘴地吻了上来。

看着她这一身行头,我其实也早就把持不住了,因此我也伸出双臂,用舌头

热烈地回应着她。情到浓处,她伸出手隔着我的速乾衣在我的身上来回摸着。

「别……一身汗呢……多粘啊!」我松开了她的嘴巴,在她的耳边说道。

「那就一起洗洗……」小C说着,把我的速乾衣撩开,脱下,然后扔在了旁

边的沙发上。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我笑着问小C,「你到底是来洗澡的,还是来求肏

的啊?」

「又想被你肏,又想把澡洗了。鱼和熊掌,我都要!」说完,小C又吻了我

一口。我也毫不顾忌地解下了裤子,又把短裤和内裤随便丢到了一边。

她看了看我下面正呈半勃起状态的老鹰,张嘴笑着,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上

牙齿:「真喜欢你这宝贝……老白要是自己有你这么个又大又好用的东西就好了。」

「哼,老白要是自己有一个,我的这个还能轮得上被你垂青么?」小C说完,羞

涩地抱住了我,我直接光着身子把她搂进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我便把手伸进她的运动文胸里,用力地抓着她那一堆十分富有

弹性的双乳,她也抬起胳膊,任由我把她的运动文胸脱下。此时她的那两颗小提

子似的乳头早已硬挺起来,我便用手心摩擦着她乳头的间断,弄得她的脸上还是

红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身边洗漱台上的镜子,看着自己,对我说道:「秋岩……

打从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这么会弄……我敢打赌……我刚才跑步的时候脸上都没

有这么红。」

「我的技术,可是遇强则强。」我得意地笑着,接着一般揉弄着她的乳房,

一边问道:「喜欢我这么按摩你的小可爱么?」

「喜欢……啊……痒痒的,舒服!就是因为你……我的小可爱都变成大可爱

了……」

「我不在的时候,大白鹤不还是给你安排了一帮男人么?这上面可不止我一

个人的功劳吧?」

「就是你的功劳……你不知道,你没碰我这半年,我的罩杯根本都没长……」

「是么?嘿嘿!」此时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我现在一定是一脸淫邪,「我

也好久没有摸到过这么舒服的奶子了。你这一对儿馒头,要比刚才健身房里的健

身球好捏多了!」

「捏吧!捏爆它!秋岩……用力捏……多捏捏……我就喜欢你的大手在本姑

娘的咂儿上使劲地捏着……就这样……用力捏我……秋岩,我是你的……我就要

你折磨我!再用力……好舒服!」

听她这么浪淫着,我的阴茎也开始充血,变得一柱擎天。我一边抓着小C的

左乳,一边抬起她的一条腿,内裤的下端被勒得完全显出她微微鼓起的阴阜的样

子,像一个刚刚成熟的鲜嫩果实一般,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下一块爽滑的果肉,

吸吮一口甜蜜的果汁。我含着小C那上面还带着汗水的左乳头,然后隔着她的运

动热裤用整根阴茎在她的双腿间摩擦着。

「啊……秋岩……你脱了我的裤子……想插就插进来吧……」爱运动的女生

身上就是要比普通女生更敏感,只是揉胸舔乳,小C就已经被我弄得娇喘连连。

隔着布料感受到我的下面的坚硬和滚烫,她也不想再矜持下去了。

「不……我就要这样,」我看着小C,奸笑着。

「啊?……你不想跟我爽爽么?」

「我这样也可以爽啊?」我说道,「你看,你热裤上的布料又软又滑,我多

在上面磨几下我就可以射了。倒是你呢,只能在双腿间感受我的棒棒移动的感觉,

但是明明有个大傢伙就是不插进去,你待会儿里面肯定会又痒又空虚的;尤其是

看我这宝贝待会儿射了你一身以后,你却只能眼馋。嘿嘿!」

「讨厌的傢伙!」小C听了,用手一把攥住了我的龟头,我吃痛了一下,接

着深呼吸,用尽全力让龟头充血、在她的手心里胀大着,美茵又羞又笑:「嘿!

你这人真是……还用它跟我较劲是吧!那我不给你肏了!」说着,小C把自己的

腿从洗漱台上放下来,假装要往洗手间门外走。可她手里还攥着我的鸡巴。

「那你走吧,正好我累了。我要休息了。」我也并不去拦她,我真不信她能

就这样攥着我的阴茎出门。

小C的脸更红了,嘟着嘴转过来哀怨地看着我:「你就气我吧!你明知道我

是想找你肏我的,明知道我舍不得你这根鸡巴!……你!你坏死了!你说你啊,

何秋岩,你怎么这么会欺负女孩哩!」说着,她用手攥成个圈,在我的老二上开

始有节奏地套弄着。

「好好好!不逗你了,乖!让你秋岩老公帮你把裤子脱了,给你洗洗澡。」

说着,我微微弯下腰,解开了她热裤上的系带,把她的热裤脱掉。热裤里面

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好在裤管贴着她的大腿比较紧,不然刚才在她举铁的时

候,健身房里要不知道有多少男性会突然一柱擎天——实际上说不定刚才那样,

就已经有很多人勃起了。

令我更惊讶的是,她下面的毛毛已经被剃光了,只剩下一层硬茬。

我摸着她那里看着她,然后伸手去打开浴缸的水龙头调试水温。

「跟你学的,」小C也摸着我那已经长出新芽的阴毛丛笑了笑,「这样你等

下乾我的时候,我俩就能贴得更紧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以为周六那天她没注意我下面是光溜溜的,而且她也不

知道,我之所以剃毛,全是为了给我的妹妹进行口交教学。小C虽然没少约过炮,

但她之前一次毛也没剃过,所以剃得并不干净。我何秋岩这辈子,有一个能为了

我剃掉自己阴毛的女孩,也算今生无憾了。

「来,进去吧。水温正好。」我先扶着小C进了浴缸,随后自己也跟着进去。

我让她站好,用双手接满了沐浴液,为她的身上擦着泡沫。手下面明明是光滑的

肌肤和健硕的肌肉,我的脑海里却突然闪过美茵细腻稚嫩的肉体。

我并没有知晓,因为我的思绪已经飞回了家里二层楼的那个浴缸,而在这一

刻,我手上的动作确实满了下来,我的目光也变得呆滞。

头发已经被热水打湿的小C微微低下头看着我,凑近了我的脸,然后闭上眼

睛吻着我的嘴巴。我回过神,也伸出双臂吻着小C。

「你在想什么呢?」小C对我问道。

「没什么,」我抱着她,我把自己的头放到了她的肩头,把自己的脑袋靠在

了她的后脑上,叹了口气,「可能我就是累的……」

「所以我在啊,」小C说道,「我知道你第一天工作,还出了两次现场,一

定会疲惫不堪,所以我来陪着你。」接着,她也从墙上按了些沐浴乳,在我的肩

膀、腋下还有胸膛上开始涂抹着泡沫。

「别……等下你再帮我擦沐浴乳,你身上的我还没弄完呢!」我对她说道。

「说好了一起洗的……」她不由分说,已经把泡沫从我的肚子上涂抹到了我

的阴茎上,她仔细地把我的龟头伞缘和包皮翻开,从里到外细緻地清洗了一遍;

然后蹲下了身子,把泡沫涂抹在了我的肛门周围,最后又把挤了一把沐浴乳,让

我轮流抬起双脚,她的小手认真地在我的脚心和脚趾缝中间抹匀。

看着热水柱不断地打在了小C的后背上,我也终於克制不住自己,伸手去扳

开她的屁股,然后把莲蓬头从喷头夹上取下,把莲蓬头调节成了按摩粗水柱功能,

对着她的屁股沟开始冲着。

「哦……好热啊……干嘛要用热水沖本姑娘的屁眼啊!啊啊啊啊!好热……

好爽啊……何秋岩你太会欺负人了!」小C抬头看着我,眼神有些慌乱,接着瞇

起眼睛,欢愉地呻吟着。她张开了嘴巴,迟疑了一下,没有再合上,而是对着我

的阴茎就吞了下去。

小C的口活不像美茵那样的生涩、含着大香肠却不知所措,也不像孙筱怜那

样的尖刻、恨不得一口就吸乾净体内的所有精气;小C的嘴巴则是要让男人的肉

棒彻底享受尽在她口中不同位置的感受:她一定会不厌其烦地用舌尖和舌面,把

龟头刺激得不能再胀、马眼渗出了透明液体三遍以后,才会让肉柱继续往她的在

嘴里送;接着在含着一半的时候,她用舌头垫着龟头下端,让上面沾满唾津之后,

把阴茎吐出来,用手在阴茎上面撸动两下,接着又含住,用舌苔继续刺激这阴茎

下端的凸起和筋膜,这样反复持续两分钟;然后才是深喉,在深喉的时候,她也

会先让男人的阴茎感受一下她喉咙前端的收缩、舌头在肉棒根部的蠕动、甚至她

会竭力伸出舌尖,在龟头怼着自己的喉咙的时候,用舌尖舔几下睾丸上部,然后

再吐出来;最后再连续地从男人的龟头前端用唇慢慢往里吸。

整个过程,她似乎是在用嘴巴给阴茎做一场舒服的SPA按摩一般。她这一

招,很少用在男人身上,因为受过她这一招的男人都会被她弄得一泄如注,之后

无力再战。

之前她对我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我都可以坚持住;而今天,在最后最后,她

用嘴巴轻轻吸着龟头的时候,我的阴茎在她的舌头上突然爆发出来……

我轻吼了一声,然后把淋浴喷头也放在了一边。我无力地往后退了几步,叹

了口气。

「啊……好多!」小C微微地仰起头,用手指在嘴角边上擦着,然后把我的

精液全部咽了下去:「好多啊……秋岩你的精子怎么这么好吃……嘻嘻!之前好

像用嘴巴都没办法帮你弄射一般……你怎么了?」

小C这才发现我的情绪有些不对。

我这并不是早泄。实际上,在她刚才低头给我口交、深喉的时候,我的脑子

里全都是美茵的样子……

美茵给我口交时候的认真、美茵被我舔弄或者揉搓阴部时候脸上的娇羞和愉

悦、美茵过去在跟我打闹后被迫给我手淫时眼睛里渗出泪水但依旧露出一副好奇

的脸、美茵愠怒时候的傲娇身姿和她开心时候的甜美笑容……在刚才我被口交的

时候,我的身子感受到的是小C的樱唇,灵魂的阴茎,却似乎被美茵的嘴巴叼住,

我彷佛感受到我仅有的一根阴茎,在被不同的两个人在同一个位置点上进行着双

重的刺激……

而在代表着生命力的白色液体喷发以后,我的心里十分的难过……

以前我跟不少姑娘上床的时候,从来都是分得清的,不会说身下压着一个、

心里想着另一个;以前我对待姑娘,也都是得到了就在床上和生活里好好伺候,

得不到也绝对继续意淫和那女孩子如何如何,心里绝对不会带着一丝留恋。

而今天,明明自己的子孙喷洒在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姑娘嘴里,我的脑海中,

浮现的确实另一个姑娘吞精时候的表情,而且还是我自己的妹妹……

这一刻我竟然想哭。

「你怎么了?」小C把喷头重新挂起来,含了几口热水漱了漱口。她看着我

此刻的样子,眼睛里也忍不住闪着水光,「有什么委屈可以跟我说说么?是你妈

妈在工作上对你不好么?」她说着,把我的头搂到了她的怀里。

我趴在她的胸前,我挪动了下屁股,让自己的身体无力地滑落在浴缸里。温

热的水浸没我的大半个身躯,小C跨坐在我的身上,用温柔的手在我的后背上轻

抚着,并且撩起一些热水,洒在了我的后背上。

「秋岩,你真的累了。」小C轻轻地晃动着我的身子,前后摇摆,像是要给

我唱一首摇篮曲一般,接着说道:「你知道你打动我的,除了你的鸡巴和你床上

的猛劲儿,还有什么吗,秋岩?因为你是个外表开朗、甚至有那么一些玩世不恭,

但实际上内心无比深邃、无比细腻的男生。你每天面对别人的时候,脸上都挂着

笑,可你一转身的时候,所有的委屈、痛苦、落寞都会在你脸上一闪而过;你自

己的内心其实很孤独,你时时刻刻就像给自己套进了一个毛茸茸的卡通泰迪熊里

一般,别人看着你也都会笑,但是那个泰迪熊头套下面,你的表情是什么,你从

不给别人看。你或许自己都把你自己骗了吧,以为你是开心的。但这些我都知道,

我都知道。」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把自己的头贴在了小C的身上。我突然像个小孩子一

般,扶住了她的身躯,然后张开口,在她的乳头上吸吮着。这一次没有任何舌头

的挑逗,我单纯地含住她的乳头,仅仅是吸吮。什么都没有从她的乳头中分泌出

来,但我的心里,渐渐被喂饱。

小C也不知是玩心大起,还是母性氾滥,从我的脑后捧着我的头,轻轻地抚

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喃喃道:「宝宝乖……宝宝乖……」

「不乖!……谁是你的宝宝啊!」我的嘴巴松开了她的乳头,用着极其严厉

的目光看着她。

这个时候我的分身也逐渐恢复了元气,并且上面的密密麻麻虬筋,看起来更

加可怖。趁着她没反应过来,我抬手托着小C屁股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用手把

龟头放到了她的阴道口里,接着双手卡着她的耻骨,把她的屁股往下一按,让她

的阴道快速地把我的整根龟头吞没。

她猝不及防,身体立即抽搐着,阴道里面也连着收缩了两下。

小C紧皱着眉头,对我哀叫连连:「啊!疼啊!好大……你个坏傢伙!你知

不知道你的那里又热又大!……啊啊……哼……下次插进来的时候给本姑娘一个

心理准备好不好?都弄疼我了……啊!啊……」

说罢她还伸出手在我的胸膛捶了一下。

「我就不告诉你,能怎么着!我就是要直接一次肏进去,一次全插入你的最

里面!我就是要肏死你!我下次还不告诉你!还趁着你不注意一次全都插进去!」

说着,我也挺起自己的腰部,让跨坐在我身上的小C的身体一边巅着,一边被动

地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她的阴道因为浴缸里的水显得更加湿润,浴缸里的水也

因为她的身体显得更加温暖。

「啊……啊!大坏人!欺负人哟……肏吧……快肏吧!……肏死我!我喜欢!

你肏死我吧何秋岩!」她的双脚也开始踩住了浴缸底部,然后整个身子配合着我

的腰部上下震颤,双乳在身前有节奏地上下摇摆,喷在她身上的热水,沿着她不

断上下摆动的园乳留下来,在乳房上撒出数不清的水花,水花在半空中绽开,淋

到了我的脸颊上。

「对!……我就是要肏死你!因为我爱你……吴小曦,你这个荡妇!淫娃!

精壶!有男朋友还要被不同男人肏的大贱货!有肌肉的大奶骚货!我爱你!我就

爱你这骚货!我肏死你!」我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每一次跟小C进行性交的时候,

我都会变成一头完全没有任何理性的欲兽。

「嗯嗯……对!肏死我!……好充实……我就是小骚货!」小C扭动着腰,

深呼吸着,让阴道里的肌肉也不住地紧握着我整根阴茎,她的嘴上也开始放开了

自己的音量,肆无忌惮地说着淫荡的字眼,「我就是个大淫娃!大精厕!大骚屄!

啊……啊……我是你何秋岩的大骚屄老婆!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哦……啊呀…

…好爽哦……嗯!大鸡巴老公就是……啊!就是要肏死大骚屄老婆!」

她连续扭动着身体,我也不断地抬起腰,随即她的身体一身震颤,她的呼吸

急促起来,然后仰过头去,发出了畅快的娇吟。但是因为我的全身都浸在温水里,

除了龟头可以感受到她阴道的抽搐以外,并没有任何后续快感。

我抽出鸡巴,然后站起身,拉起她的胳膊,把她按在对着喷头那一侧的墙上:

「你个淫娃!自己高潮了一次是不是?我一点快感都没有自己就高潮了一次是不

是?谁让你高潮的?嗯?谁给你高潮的权力了?」

我语无伦次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些话像是在怒斥一般,小

C不解地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惊慌。

「谁让你高潮的!嗯?坏姑娘!亲我!」我对她喝道。

小C的脸上一时间複杂得很,脸颊上露出潮红,眼睛里闪着恐惧,嘴角又流

露出受宠若惊。她张开嘴巴,把舌头探进了我的口腔里;而我几乎是故意同步地,

把自己的鸡巴在此插入了她的蜜穴内。果然从水里站起来以后,阴茎上的刺激感

强烈多了。

「我爱你,小C!我爱你就会欺负你!」我的阴茎毫无章法可言,抬起来就

往外抽,挺起身子就往里插,像一个失去了控制却通着电的打桩机一般,频率迅

速而猛烈地往小C柔软的湿润隧道中开凿着,肏得她即便咬着下嘴唇,也依旧禁

不住浪叫着。「我爱你!小C!你是个大淫娃!是我的大淫娃!我就是要欺负你!

我的心思全都被你看穿了!我必须要惩罚你!」

「啊啊啊……好啊!惩罚我吧!」小C被我抬起一条腿,再加上阴穴不断地

被我拍打入侵着,她的爱液一股接一股,几乎站不住,只能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

脖子,而且越搂越紧,她放肆地呻吟着,对我叫着:「大肉棒!大鸡巴!肏死我

……啊啊啊……你这大鸡巴……哦哦……肏得我这么爽……我怎么可……啊啊啊

啊!怎么可能不高潮……肏我吧!欺负我吧……我也爱你……啊啊!」

「爽不爽?」我伸手去揉捏她的阴蒂。

「啊啊……爽死了!」

「是我肏得爽还是跟你干过的那些男人肏的爽?」我的手上也加快乐频率,

跟阴茎抽插的频率几乎同步。

「啊哼!啊啊啊……坏人!……不要这么快啊……哼……嗯哦……当然是大

鸡巴老公你……你肏的爽啊……啊哦……跟他们啊啊……哪怕一起两根鸡巴……

啊啊啊……都没有你一个人……啊……哼……一个人的爽啊……你的鸡巴……又

大……又红又烫……哼呜呜……我好喜欢啊!」

「那你还去约别人?……呼呼……还去找一帮人肏你!还去……呼……在一

帮人肏你的时候拍艺术照?嗯?」我鸡巴努力冲击着小C的阴道里面崎岖的部位,

那里有一块很软的肌肉,在我不断冲击的时候,我感受到她的大腿已经在不断地

抽搐了。

「……啊啊……谁让你半年都没肏本姑娘了……人家……啊啊……也需要啊!」

小C的声音已经带着些哭腔了,「啊啊……不会有下次了……啊啊但是你要经常

跟我做爱……哎哟……求你了……好吗?」

「好吧,」我脑子一转,又想了一招:我感受到她已经撑不住了,接着我深

吻住了她的嘴巴。

「唔……呜!呜呜呜……呜呜……」她的嘴巴被我的嘴巴堵住了之后,再没

办法说出任何话来,可是我的鸡巴正在做着冲刺,等着她最后阴道开始有频率地

收缩之后,我连忙把鸡巴拔出来。

「呜呜呜!」她的身体开始上下有节奏地抽动着,我又放开了她的嘴唇。果

不其然,小C潮喷了。一股水柱从她的桃源洞中泄出,融入到浴缸中的温水里。

我开心地笑着,把靠在墙上瘫倒的小C抱在怀里:「喜欢嘛?」我问完之后,

却发现她的后背都是凉的,墙面的大理石砖并没有水中那样温暖。

小C瞇着眼睛笑着,对我点着头。

「傻瓜……墙面这么凉不早点说?」我抱着她,连忙让她在喷头下沖洗着。

「你不是喜欢么……你喜欢就好。」小C说道,她摸着我湿漉漉的鸡巴,又

看了看我,「你还没射呢……继续啊……大鸡巴老公!」

我这次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粗鲁了,我就势把她的身子转过来,让温热的洗澡

水喷洒在她的后背上,紧接着我把自己的枪炮对准了她的百合花蕊,以站立姿势

从后面插入,然后我双手从后面拉起她的手腕,然后开始前后动起胯骨,在她的

阴穴中深入浅出。

「啊……啊啊……我说什么来着……啊啊……还是你最会……」炙热的铁棒

侵袭着她温软却有力的肉壶,而她的后背到屁股,则是被温暖的水流沖洗着。雾

气围绕着我俩,瀰漫在整个洗手间里。

「哈……哦……哈……飞了……飞了……真舒服……何秋岩……大鸡巴老公

……用力……快点……」我又猛烈地插了几时下,明显感觉到她正一边淫叫,一

边也在努力地加快阴道内部夹紧的节奏,她也时不时地回头看着我,媚眼如丝,

「快点……用力肏……你个大鸡巴……啊啊……欺负人的大鸡巴……我爱死你了

……肏飞本姑娘了……啊啊……本姑娘魂都没了……啊啊……」

本身我一直就受不住她的身体,再加上她这一副媚态,我也开始忍不住了:

「坏姑娘……呼……啊……我也要射了!」

「射吧……射本姑娘里面!我就喜欢你的精液……啊啊……让大鸡巴射给我!」

我的小腹毫不留情地拍打着她的屁股;她的阴道深处也在像回应一般,紧握

着我的龟头……

一股热流喷洒在我的睾丸和大腿处,小C又一次潮吹了。

「啊!」「啊哈哈……」

我和她同时闷吼一声。

鸡巴还插在她的骚穴里,混杂着她的阴道暖汁的白浊精液,就已经沿着我的

阴茎肉柱缓缓流下来。

我缓缓坐下,躺在浴缸里,然后也拉着她躺下,让她枕在我的胸膛。

这个澡,总共洗了一个多小时。

摩卡骑士

qq游戏大厅2011官方下载正式版

蜀山战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