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风雨里的罂粟花213

发布时间:2021-01-21 09:04:46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第二章(3)

坐在车子里,我不停地盯着前面的这两个人。

当我跟着夏雪平艾立威回市局的时候,夏雪平果然是命令艾立威他来开车,

夏雪平则依旧是坐在副驾驶;我没办法,只好被迫坐到了车后座上。

一个警察局的前辈开着车,然后一个处级干部坐在副驾驶,拉着一个刚入职

的一级警员——这种事情估计放眼全国都少见。

一路上,这辆车上三个人谁都没说话。

夏雪平依旧是把胳膊肘往车玻璃上一顶,扶着头,斜着身子看着车窗外思考

着东西;

艾立威正专心致志地驾驶着,这个人城府太深了,脸上连一丝细微的情感表

达都没有,所以我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断地观察着这两个人,是想找出些蛛丝马迹,看看这两个人之间除上级

与下属的关系之外,到底还有没有其他耐人寻味的关系;

可是每当我把目光放在夏雪平的身上的时候,脑子里便不断回放出夏雪平刚

才跨坐在我身上时候的画面和感受——包裹在黑色衬衫里的软软胸部贴上来,然

后抬起屁股,用双腿之间那条带着弹性的神秘缝隙寻找着我下面粗壮的小蘑菇伞

缘,我知道她是故意想要恢复两个死者生前最后一刻的姿势,而不是想要诱惑我;

接着又让我伸出手感受着她大腿上、翘臀上紧凑的肌肉,以及股沟裂缝中某个柔

软的圆点;这么多年不见,夏雪平身材丝毫没有走形的趋势,腰身还是那样的苗

条,身上的肌肤依旧紧凑……

越这样忍不住回想,我心里的滋味就越发的奇怪;

与此同时,我心里对艾立威的厌恶感,也越发的浓烈,不单单是因为这个所

谓师兄是「考学帮」的,最主要的,就是丘康健跟我说的,他是现在整个F市警

察局跟夏雪平关系走的最近的人。

两个人一个坐在副驾驶、一个坐主驾驶,相互之间一点眼神交流也没有;但

是如果说,他俩之间一点微小的事情都没有,我是真心不信。

不过话说回来,何秋岩,你管这个乾嘛?反正在你心里已经不认为夏雪平是

你妈妈了,她愿意跟哪个男人交往是她自己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在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对我问道。

我自己把自己给问住了。

对啊,我管这个乾嘛呢?但是我潜意识里,却又觉得必须管管,既然到了夏

雪平身边,也无所谓什么理由,就是要看看她现在的个人生活到底如何,就想看

看她身边的男人们,到底都是什么样的。

结果两种想法,再一次相遇,在我脑海里的紫禁城金銮殿顶上,开始决战。

就这样,我一路躺在后车座,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车子开到了警局大院,夏雪平轻轻用手叩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斜着嘴角「啧」

地咂了一下嘴,然后从前面狠狠地把自己的长发撩起顺到头后面,一股淡淡的发

香便散了过来。

下了车以后,我跟着夏雪平上了二楼,艾立威也跟着。这个人还时不时地回

头,饶有意味地看了看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他的眼睛告诉我,他心里

绝对藏着事情。

该不会是他不清楚我跟夏雪平的关系,而他自己倾心於夏雪平,所以把我当

成假想敌了吧?

「艾立威,你去把现在手头案子的所有资料整理一下,贴到白板上,把投影

仪打开;把咱们一组的邮箱也打开,如果丘课长把整理好的现场证据资料发来以

后,你帮忙收一下。」夏雪平对着艾立威说道。

「去哪?会议室吗?」艾立威问道。

「那你说还有那里有投影仪?你是白痴么?」夏雪平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原来她不论跟谁觉得不耐烦的时候,都是用这句话回敬对方。

说完,她带着我敲了敲总务处的门。

总务处的处长也是个跟佟大爷差不多年龄的六十多岁大爷,名字叫邵剑英—

—我知道他的名字,完全是从他的办公桌上看到的,老一辈警察都有个习惯:在

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上带有自己名字的名签。这个人跟我差不多高,估计他身高

足有一米八;整个人有些消瘦,头顶上有很严重的谢顶,但是他剩下的那些头发

倒都是乌黑的;鼻樑很高,上面架着一副镜片很厚的老花镜,脸上除了褶皱以外

还有不少的雀斑,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

「哟,雪平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说话,亮如洪钟的嗓音便震得

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邵叔,这是我们组新来的警员。你带他去选一把枪,其他的一些警务用品

也麻烦您帮他配齐了。」夏雪平说道。

邵剑英看着我,又看了看夏雪平:「行吧,你就交给我吧。你该忙忙你的。」

夏雪平微笑着看着邵剑英:「您尽量快着些。」

这是从早上到现在,真正第一次看见夏雪平的微笑。

接着,夏雪平对我说道:「等给你配完了警需用品,你就赶紧回二楼会议室

开会。可别迟到了。」

「是,组长。」我侧着脸回答道。

说罢,夏雪平便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这时候,邵剑英已经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档案簿,走出办公室,对我说道:

「来吧,跟我走吧。」

我跟着邵剑英到了总务处隔壁的器械室,不苟言笑的邵剑英等我一进门,就

对我说道:「你这个小伙子,最后还是当了刑警。」

「呃……」我被邵剑英说得有点不知所措。

「你不认识我了?」邵剑英问道。

「不好意思,邵处长,我们……之前见过么?」又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难

不成市局的老干部们都愿意这样跟新来的小年轻套近乎么?趁着他在整理枪械子

弹的时候,我想了想,又问道:「难道您之前来过我们警院或者警专?抱歉了,

我确实想不起来您是谁?」

邵剑英转过身看了看我,然后递给了我两盒子弹,然后叹了口气,走到了枪

械架旁边,说道:「……不认识我了也难怪。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

你还小。」

我更是一头雾水。

邵剑英接着说道:「我曾经是你外公夏涛的下属,也是他的学生。雪平刚生

下你的时候,我跟你外公开玩笑说,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个很不错的刑警,当时

你外公夏涛还挺不高兴的,说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当警察就够了,不想让第三代

人再遭这份儿苦;没想到,当年我的一句话,现在应验了。」

原来这个邵处长,不但知道我和夏雪平的关系,而且跟夏家的关系颇深。

「那……我们住宿楼的那个佟大爷,您跟他也很熟么?他早上的时候,也像

您这样跟我打过招呼。」我说道。

「嗬,那个人啊。是啊。」邵剑英只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道,他说这话时,

用后背冲着我,这让我感觉到他似乎对佟大爷的关系并不是很热络。接着,邵剑

英从枪架上找到了一把套在枪套里的手枪,然后递给了我:「你看看,这个合适

么?看你这小伙子的身子骨,这把枪用起来应该很顺手。」

我把手枪从枪套里拿出来,那是一把勃朗宁MkIII,大威力的衍生系,

差不多2磅的重量、20公分的长度,在手里掂掂分量十足但又不至於很重,拉

一拉枪膛,扣了扣扳机,确实很舒服。「就它了。」我对邵剑英说道。

「呵呵,你们家里人还真都喜欢杀伤力大的枪械。你外公家里以前收藏有一

把马克沁,你妈妈雪平的那把是QSZ92式。局里其他人,大部分用的都是比

较轻便得瓦尔特。」

「邵处长……」我低着头说道,「那什么……跟您说件事:请您别在局里说,

夏雪平是我妈妈,好么?这个称谓,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跟她用过了。」

邵剑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说道,「知道你们俩关系不好,雪平和她丈夫离

婚多年,但是没想到你们的关系这么不好。」

「呵呵,我在警校念了差不多五年多,夏雪平一次都没来看过我。您觉得呢?」

「好好好!」邵剑英点了点头,「以后我会像对待一般的警员那样对待你的。」

「求之不得。」我点了下头,表示感谢邵剑英的理解。

「枪套平时可以系在腰上,也可以像背带那样卡在裤子上。」邵剑英说完,

给我的手枪和手里的子弹做了登记,又递给我一副手铐和一件带有警徽的皮夹、

以及一个可以别再衣服上的塑料夹:「你的证件,等晚上下班以前我派人送过去。

好好乾,无论如何老夏家一门都是英雄,你这个外孙,可别辱没了你外公的名声。」

「我会努力的。」我对着邵剑英笑了笑,然后我便出了器械室去了重案组的

办公室,在一个师兄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我的办公桌:挺不错的位置,背靠朝东

南方向的窗子,上面有一台电脑;但让我不太舒服的是,我的办公桌旁边就是夏

雪平的组长办公位。

我把手枪和子弹暂时锁在抽屉里,拿了一本笔记本一支笔,便跟着师兄赶着

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夏雪平和全组的警员已经坐好,夏雪平则是坐在第一排最靠着左边

投影仪的位置,艾立威就在夏雪平身边坐着。我便赶紧找了一个位置坐好。

同一组男女比例还算协调,60人的组里有20人是女警,但是大部分无名

指上都戴了戒指,而且看起来,她们平均年龄差不多都在30岁左右。

「哟,新来的啊!」

「师姐好,我叫何秋岩,多多关照!」

「还挺会说话的,咱们组得有几年没来新人了。」「没错啊,小弟弟长得还

挺帅的!」「行了吧你,你自己孩子都两岁了,还打小朋友注意啊?」……

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我来不及跟所有人打招呼,只能对着他们挨个

点头示意。

但很快,所有人都安静了,因为徐局长和沈副局长进到了会议室,后面还跟

着拿着一杯冰咖啡、满身大汗的丘康健,帮着丘康健拿东西的,则是换上了一身

白大褂、把头发紮起马尾辫的小C。后来我从小C那里才知道,丘康健带自己课

里新人所习惯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参加各个组会议,并且让她帮着自己打下手。

小C走进会议室,见到了我以后,还故意对我抛了个媚眼。结果我面前的女

警们又是一阵骚动:「新来的,这小姑娘跟你什么关系啊?」

「……呃,朋友,呵呵。」在小C热辣而直接的目光中,我有些不好意思地

说道。

「什么朋友,女朋友吧?」旁边的男警员也跟着起哄,「行啊,老弟!长得

挺漂亮啊!」

「不是……她是我大学同学,是我朋友的女朋友。」我吱吱唔唔地说道。我

跟小C之间的事情真解释不清,而且有些事情多解释了也是欲盖弥彰。再一抬头,

小C正躲在丘康健身边偷笑着,彷彿她就是要故意看我被这一圈人问七问八、被

搞得团团转一般。

而这一切,也被夏雪平看在眼里。

随着局长对着面前的话筒清咳了一声,会议室里又恢复了安静。艾立威帮着

沈量才打开了所有的多媒体工具,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废话不多说,丘康健开始进行对今天案发现场的概述。丘康健说起话

来慢条斯理,当然也方便了我们这些警员记笔记。大致的情况是:早上五点钟,

鹊桥公园的清洁工在园区发现了一男一女死在红娘广场,便即刻报警;附近的派

出所同事赶到现场,率先採取行动封锁了现场,并马上上报给市局,鑑定课赶到

现场之后,马上进行了现场拍照、取样,并马上把屍体送回局里检验。经过检验,

两名死者被害的时间大概在前一天晚上12时45分至12时46分之间。园区

里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所以无法根据监控录像进行对照。

「这么大的公园,里面怎么没有摄像头呢?」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女警问道。

「当然是方便情侣了!要不然这一对儿鸳鸯,怎么敢在这地方赤身相对?那

不给公园保安演免费爱情动作片了?」我身旁的一个男警员说道。那个女警听了,

回过头瞪了那男警员一眼,脸上通红。

「肃静!」沈量才拍了拍桌子,然后示意丘康健继续发言。

於是丘康健接下来阐述了现在可以推测出的两名死者的死因:两个人是因为

在二人颈部主动脉部位,全都被割开了一个长度五厘米、深约1。5厘米的刀口,

二人全都因为瞬间失血过多身亡。除此以外,女方死者阴道内、肛门处、包括口

腔里和后背肌肤上,检验到有精液或精斑遗留的痕迹。不过问题在於,只有阴道

内的精液通过DNA比对,发现来自男性死者,另外的其他部位的精液和精斑的

DNA,全都来自另一个人。至於另一个人的DNA来源,现在还在查。

「噫……」会议室里又是一阵骚动。

「这小丫头还真挺浪……」一个女警小声说道。

「可不是?跟你说,现在的小女生可会玩了。就我表妹,你知道么?有一次

我姑和我姑父外出旅游,因为有事提前回家,结果正好看见我表妹光着身子跟人

在客厅里……她还带了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回家……我姑进家门的时候,我表妹当

时正躺另一个小丫头身子下面伸着舌头……那小男生那根小玩意还在她眼儿里面

插着呢,你说说,像话么?」刚才那个脸色通红的女警小声说道。

「死者的身份查明了么?」夏雪平对丘康健问道。

「查明了。等一下啊,小吴——」丘康健示意吴小曦把死者的照片放在投影

显示屏上。

看着那两张照片,我整个人感觉脑子都要炸了……

「死者男,27岁,系我市神都国际酒店董事长卢坤的次子,卢紘,现就职

於神都酒店市场部担任总监;死者女,16岁,姓名江若晨,系F市一中高中生。

目前根据死者遗物里的通讯设施来看,两名死者生前应该是处於交往状态。进一

步的信息破解,由网监技术处苏媚珍处长正在负责进行。」

「两个人交往,那就是说这一对儿男女是处在恋爱状态了?」徐局长问道。

「目前来看应该是如此。」丘康健答道。

「会不会是,凶手在杀了人之后,对女性死者进行了奸屍行为?」沈量才问

道,「之前这样的案子在我们F市,可不是没发生过。」

「或许有这种可能,但是目前检验来自另一个人的精液是否跟男死者精液是

同时从体内排出射在女死者身上,这个面前还不好说;恐怕,需要等到下一批验

屍报告出来以后才能下结论。」

徐远没说话,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他手里正拿着一个芝宝打火机,不停地用

拇指拨弄着打火机的盖子,上面撞击出「叮」、「叮」的清脆声音。

而我,则看着江若晨的那张证件照,以及下方的那张屍体照上。

卢纮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那是个不枕着巨乳、不嗅着鲍香睡不着觉

的人。这样的人肯定不止一个女朋友,而且淫浪二公子的名声,早已满城风雨诸

人皆知,江若晨这丫头肯定不会不知道。

昨天还梨花带雨的姑娘,今天就已经离开人世。而且昨天明明一副被钟扬欺

负的、自己解释说连口交是什么都不懂的清纯女孩,今天却是死在了另一个男人

身上,死前还在那个男人身上承欢,而且她的身体上还残留两个男人的精液,甚

至口腔里也留有精液的痕迹。

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该不会,江若晨身上另一个人的精液是锺扬的吧?

不可能,那小子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会不会是唐书傑或者其他那两个臭小子的?为了帮着钟扬报仇跟卢紘一起先

上了江若晨,然后杀了她?而且以唐书傑他们几个人的身份,认识卢二公子也不

是没有可能;但问题是如果为了钟扬报仇,杀了江若晨本身就有点过分了,何况

他们杀掉卢二公子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江若晨本身是个淫娃还要装成

白莲花,那几个小子直接杀了这一对儿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曲意逢迎、先来一场

3p再杀人。

我更在意的是,那个人居然在江若晨的身上留下了精液,而并没与带避孕套。

如果这是一次蓄意杀人,那么这个凶手也有点太疏忽了,对於一个凶手来说,留

下精液或者阴道爱液,要比留下他/ 她自己的脚印还要致命。

难不成是某种性献祭仪式?不可能,卢二公子那人玩的比较疯了点,但这个

人还是惜命的,开着辆跑车但他最快都不敢开到130,更不可能参加什么带有

牺牲自我生命的邪教或者其他地下组织。

「夏雪平,」沈量才坐在主席台前,没好气地看着夏雪平说道:「你跟你手

下这帮人,该知道干什么了吧?」

「清楚。」夏雪平说道:「等开完了会,我就安排他们调查这两个死者生前

的资料和交际圈。」

「不仅要查,还要尽快查清楚、尽快破案!」接着,沈量才看着在座的所有

人说道:「你们别以为随便查查就可以了,我们是警察局,不是什么商业谘询公

司。你们手头已经四个案子了!你们想留到什么时候?你们跟二组一起侦办封小

明的案子,但是二组的效率可比你们高多了!顺着封小明的那条线,他们还破获

了一个贩毒集团,虽然命案没有进展,但至少有收穫;可是你们呢?告诉各位,

市局不养闲人!这个月你们要是再无法破案,重案一组乾脆裁撤算了!」

沈量才恶狠狠地说完了话,台下的人全都不敢吱声,不少人还在咬着牙怒视

着沈量才。而旁边的徐远却一直在玩着打火机,等沈量才说完了话,他才拍了拍

沈量才的肩膀。

沈量才回过头,似乎有些受宠若惊。

徐远把嘴巴靠在了麦克风前,说道:「你们各位都要努力啊。知道你们的压

力大,但是希望你们不负众望。接下来还是汇报一下你们现在查到的东西吧。艾

立威——」

艾立威坐在座位上,没有说话。

「艾立威警官?」徐远盯着艾立威看着。

坐在椅子上的艾立威依旧没有说话,看起来此人现在正在发呆。

夏雪平马上转头看了一眼艾立威,然后用手肘猛撞了艾立威的肩膀一下,他

这才反应过来:「哦哦……不好意思局长……昨天没休息好!开小差了,不好意

思……」

「你们一组的人怎么搞的?」沈量才说道,「开会开小差,平时办案是不是

也经常开小差啊?」

徐远没有顺着沈量才的话说下去,而是继续跟艾立威问道:「你汇报一下,

你们组现在对於之前的三个案子的调查情况。」

艾立威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了看夏雪平。夏雪平平淡地说道:「没事,有

什么说什么。」

艾立威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红星杂货铺老闆灭门案、以及封小明的案子,

仍然没有头绪……」

「嗬!我说什么来着?」沈量才嘲笑着,对徐远说道,「一点都不意外!」

而徐远则是面无表情地盯着艾立威。

艾立威接着说道:「可是……在秦江实业董事长高澜案发的那辆车子里,我

们组发现了一根红羊毛线绳……但这根红线绳,据检查,不属於高澜和他的女性

夥伴。」说着,艾立威拿出一个密封袋,举在手里。

「那这个红线绳能说明什么?」徐远问道。

「难道说明有人在高澜的车上织毛衣么?」沈量才嘲笑道,「拿着这根红线

绳,你们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么?无用的证据!又是什么红线绳、又是什么字条

的,你们重案一组,总能把垃圾拿来当证据!可笑!」

会议室里又安静了。

看着艾立威手里的红线绳,我的心里却十分的痒痒,最终我没忍住,站起了

身:「能把这个红线绳给我看看么?」

这一刻,会议室里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我的身上。

「递给他,让他看看。」沈量才说道。

艾立威便让人一个接一个,把那根放在塑料密封袋里的红线绳传到了我的手

里。

我想了想,打开了密封袋,嗅了嗅那根红线绳。之后,我便对艾立威和丘康

健问道:「不好意思,我问一下,高澜的女伴身上有没有洒香水?」

「有,传统的香奈儿五号。」丘康健说道,「因为在同一辆车里死去的女死

者也是本地富商的女儿,曾经去法国留学,对香奈儿这个牌子情有独锺。」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死者有没有在车里放空气清新剂的习惯?」

「有,某品牌的柠檬香型清新剂。」艾立威说道。

「这个红线绳上面,是白檀香和沈香味道焚香,甚至还有茶香味道的气息。」

艾立威听了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也是我们推测出,这东西不属於死

者的东西。」

「但是我知道这个红绳是从哪来的。」

在座的警员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那你说说吧,新人。这东西是从哪来的?」徐远看着我问道。

「有红绳的地方很多,而且就像刚刚沈副局说的那样,也可能使有人织毛衣,

但是织毛衣不会留下这么长一条红绳,同理,就算是人身上穿的毛衣也不会留下

这么一条长长的线头,何况被织成毛衣过的线绳,不会是这样笔直的,而是会弯

曲的;而有焚香的地方也很多,菩提山上的佛寺、三清湖旁的的道观,市区内的

佛堂和礼佛、敬道的用品店,殡仪馆、墓园,还有仿日式的品香俱乐部,茶馆,

但问题在於,刚刚我提到的所有的地方,大部分焚烧的是白檀香,很少焚烧沉香,

更别说茶香——日式品香俱乐部倒是有茶香,但是在里面如果进行香道冥想活动,

香道爱好者需要事先更衣、沐浴,除了俱乐部发的浴衣和服之外,不能穿自己的

内衣内裤、甚至连吊坠、首饰和护身符都不能佩戴,男女更衣间都有检查的服务

人员,所以更别说一条红线绳。」

周围的人都点点头,表示有道理。

「那么接下来,在我们F市,就只有一个地方了,」我说道,「香青苑。」

徐远局长听到这个地方,脸色立刻变了,沈量才的表情也很尴尬——我以前

在警专的时候就听说过,香青苑这个地方,市局老早就像取缔了它,但是无奈,

一开始每次查封,后来很快就会再营业;再后来,市局的警察想要去搜查都很难,

都会收到很大的阻拦,其原因,据说是因为香青苑的幕后老闆,实际上是省里的

一个大人物。市局后来才作罢,不过这些市局领导们,每天无不拜神求佛,希望

省里那个大人物早日死於非命。

「你为什么说这东西是从那里来的?」徐远对我问道。

「很简单,香青苑是个低级娱乐会所,但是格调和消费水平都处於高档,这

样的地方全省就有三处,全国更是不计其数。在哪里能消费得起的顾客,也是可

以随便买张机票就可以玩遍全国的。为了吸引那些主顾恩客,香青苑玩的那一套,

便是仿古——从一切陈列设施,到在那里工作的人员,全都要在保持现代化的同

时仿造唐宋和明清时期青楼妓馆的套路,男服务生要扮演成龟奴,在哪里做肉体

交易的女服务员则是从头到脚装扮成古装的样式。那里也正好会焚香,而在他们

的线香里,还会加入一些从东南亚和拉美进口来的催情香料,这也是为什么这条

红线绳上的焚香味道,要比寺院里的嗅起来好闻得多的缘故。如果我没猜错,这

条线绳,是系在那里做肉体交易的性工作者的腰间的——这是从古代留下的老传

统了,就算是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一条绳系在腰间,表示让女孩子不至於

『一丝不挂』,这算是给妓女留下的最后尊严。香青苑什么都要仿古,这一条,

他们也没落下。」

会议室里安静了一阵。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艾立威不客气地问道。

我看着艾立威的眼睛说道:「因为我去过。」

周围人又是一片哗然。艾立威的嘴角似乎上翘了一下,夏雪平则是冷冷地看

着我。

「呵呵,以前做警校生的时候去过。就因为这个记过了,我没去成安保局。

徐局、沈副局,进咱们市局以前去过低级娱乐场所,不算犯咱们警局家规吧?」

徐远轻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沈量才也有些哭笑不得。而艾立威却在斜着眼

睛盯着我。

那个地方我确实去过,而且还是跟今天死去的那位卢二公子一起去的。那时

候我刚认识他,他为了跟我示好,所以他拿钱请的我。里面的女孩子们确实很漂

亮,有不少是本地几个名牌大学的女大学生,每个女孩都穿着一件纱质汉服、系

着肚兜、下面穿着轻柔的襦裙,把她们每个人的身材都完美地展现在了客人面前;

美酒美食下肚,看着身边坐在香雾里的小姐姐,恍惚间真以为是进了可以让人任

意放肆的极乐仙境、亦或是酒池肉林中去……

可是被那些小姐姐们带上大欢大喜的巅峰之后,脑子进入冷静的贤者时间后,

我看到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纸醉金迷,甚至身边还有一些姑娘,脸上哪怕还在挂着

潮红,眼睛里却流着委屈和悲苦的眼泪。

那天在包间里的床上,我伸手给那个比我打了四岁的妓女擦了眼泪。我从没

有想过我第一次给女生擦眼泪,竟是在性交会所里。

「小姐姐,你哭了……」「我没事……弟弟公子……」那名妓女依旧按照他

们会所的制度,说着古装戏里的戏词,「奴家没事……奴家只是累了,对不起,

奴家不哭了,奴家不想让弟弟公子委屈……奴家这就再用自己的身体伺候弟弟公

子……」

「别,」我拦住了那名女孩伸到我鸡巴上的手,一把搂住了腰上系着条红绳

的她,「小姐姐,别这样了。别再演了。你要是想哭的话,就靠在我身上哭一会

儿吧。」她再也忍不住,便把自己的脸埋在我的怀抱里,瞬间眼泪四溢,但是她

却咬紧了牙,没敢哭出声。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那里,也没再跟卢紘一起混。

「去过了就去过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要不是因为你去过那种地方,

我猜你们夏组长,到现在还拿着这条红绳画魂儿呢!」沈量才说道,「你进了市

局工作了以后,别再去了就行。」

「是。」说完,我坐了下来。

「行吧,现在你们也得考虑一下,调查调查在' 香青苑' 会所工作的那些女

性了。」徐远说道,「夏雪平,我相信你们一组有这样的能力,不过因为该会所

可能涉及黑社会组织,所以如果需要,我会让二组的人协助你。」

「不用了,」夏雪平说道,「封小明的案子已经够麻烦二组的同事了,这个

事情,我们还是自己动手自己乾了。」

「有志气!」沈量才笑了笑,「我还以为夏组长,成天就会捏着几张字条玩

呢?其他人还有什么问题么?没什么问题散会了。」

我咬了咬牙,站起来说道:「报告!二位局长,我有情况汇报。」

「什么事,你说吧?」沈量才问道,「可别再是什么关於性交会所的细节了,

那些东西我们没兴趣。」

「是关於夏组长在案发现场发现的字条的。」我说道。

夏雪平听了,猛地转过了头,惊讶地看着我。

「那张字条,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么?」丘康健问道。

「不知道在本市有一个网站,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人听说过?——网站名字叫

『桴鼓鸣』。」

全会议室里的人都有些不明就里,包括徐远和沈量才也是一脸疑惑。

唯独一个人,背对着我坐着,一点反应没有。

艾立威,他在想什么?

「这个网站是乾什么的?我想在座的大部分人、甚至整个F市的大部分人都

应该没听说过吧?」徐远对我问道。

「没错,因为这是个暗网。这个事情,我本来想要私下跟您和沈副局、还有

网监处的苏处长汇报的。但是既然跟命案似乎有所关联,我觉得还是现在说出来

的好。」

「你难道不认为,那是个恶作剧?」沈量才问道。

我刚想说些什么,突然面前的显示屏突然黑屏了,然后上面出现了一片很刺

眼的红色,把我和其他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正举着一台平板电脑的丘康健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举起自己

的平板电脑屏幕给沈量才和徐远看——他的平板电脑屏幕上,也出现了相同的画

面。

紧接着,在座所有人的手机,都震动了一下,似乎都接到了群发消息一样。

我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上面也是一片刺眼的殷红,我想把屏幕锁上,无论是点

关机键还是home键,都无法做到;而周围的师兄师姐们,也都是举着手机面

面相觑。

「快给苏处长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徐远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打火机,对

沈量才说道。

沈量才二话不说,举起了自己面前的内线电话:「快给我接网监处办公室,

我找苏媚珍!」但沈量才的话音刚落,红色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黑色底框,上面

慢慢显现出一个大字:「冤」。

「什么意思?」沈量才回过神,睁大了眼睛看着投影屏幕。

紧接着,那个「冤」字消失了,然后屏幕上闪出另一个画面,这个画面,跟

桴鼓鸣网站的主页背景,完全一模一样。

上面写着一行字:「桴鼓鸣——谁才是不公平的那一个?」

——可后面,还跟着一段话:「人们相信的,应该是集体的法律,还是一个

人的判断?当一个人依照自己的判断杀掉另一个人的时候,究竟是死刑还是正义?

如果一个人的判断叫做正义,那么每个人,是否都应该有执行' 正义' 的权力?

如果我按照我的判断,杀掉一个自认为' 正义' 的人,这样的行为,是否也叫做

' 正义' 的伸张?」

接下来,网站上出现了四个名字:「高澜,封小明,沈福财,卢紘……」

最后一行字,让我不寒而栗:「夏雪平警官,最后一个死的,会是你。」

我心里一凉,抬头看着夏雪平。

她正坐在椅子上,右手伸到右后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我从她的侧脸来看,

她的眼神里,似乎充满了一股不可言喻的寒凉。

「报应啊夏雪平,」沈量才皱着眉头说道,「我看你这次怎么办!」

还没等夏雪平回应沈量才的话,一个值班女警跑到了会议室:「徐局长,刚

接到的报案:时事传媒集团大楼发生爆炸!现场情况未知!消防局救援队已经出

发了!」

父亲工作的地方!

徐远马上站起身,披上自己的风衣,对着沈量才说道:「量才,你去告诉老

邵,让他们总务处在家里看着;再告诉苏媚珍,让她给我马上回复警局电脑系统!

之后我们在楼下汇合。」

「明白!」沈量才起了身,马上下了楼。

转过身对着那个值班女警说道:「给我通知重案二组,告诉他们,跟一组在

楼下集合!其他部门原地紧急待命!」转过身对所有人说道:「一组所有人,配

好枪械,出发!」

父亲工作的地方……

我突然感觉有些天旋地转,父亲该不会有事吧?

「还磨蹭什么呢?」夏雪平双手抱胸走到了我身边,对我呵斥道。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需要她对我呵斥一句,这样能够使我保持清醒。

「赶快跟我走!」夏雪平对我说道,「难道还要我像你小时候一样拽着你么?」

我无话可说,只好加快了脚步。

我迅速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又直接伸手抓了一大把

子弹揣进警服上衣的口袋里。接着我依旧坐到了夏雪平的车子上,坐上后座以后,

从口袋里把刚才的那一把子弹全都撒在后座上。

在驾驶位置上的艾立威看着我,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早上不是就在这辆车上么?」我抬头看了艾立威一眼,然后仔细地往弹

匣里安装着子弹。

「你懂不懂规矩?」艾立威不悦地看着我,「早上那是事情紧急,你开车送

夏组长来的,送你回来算我谢谢你。现在是出勤,一级警员应该去坐局里统一配

发的警车。你一个新来的,第一天就往组长的车上坐,还让一个三级警司开车,

算怎么回事?」

我安完了子弹,把弹匣安好,把子弹推上,接着我也毫不客气地抬头与艾立

威对视。这时候正巧赶上夏雪平也赶来,打开车门。我便趁机对艾立威说道:

「我就坐这辆车了!我一个一级警员还就让你一个三级警司开车了,怎么的吧?

徐远局长和沈量才副局长都没说什么,你在这神气什么?你要是牛逼你别开车,

咱们谁都别去现场出勤了!」

本来我就不喜欢这个艾立威,即便他比我警衔大一级;刚才他又趁着夏雪平

不在、别的警员同事也不在,开口就要跟我立规矩。讲真,这件事可能错在我,

是我没有按照警队的统一调配跟其他警员上局里的警车,说严重点,按道理算违

纪;但我这个人脾气向来如此:你如果敬我,我也敬你,你要是对我有话不能好

好说、有道理不能好好讲,非要出言不逊,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夏雪平打开了车门,就听见了我在跟艾立威硬呛,坐到副驾驶位置上便问道:

「吵什么呢?同事战友之间不能好好说话?」

我赶忙跟艾立威说道:「艾师兄,你自己问问组长大人,刚才是不是她说的,

让我跟她走?」

艾立威看着夏雪平,没等他开口说话,夏雪平便说道:「没错,刚才是我说

的。」夏雪平系上了安全带,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从今天起何秋岩就跟着我

出勤了。」

有了夏雪平的令箭,我便对这个师兄无所畏惧了。我看着艾立威,对他耸了

耸肩,闭着眼睛把头轻轻地往夏雪平那边探了探。

艾立威咬着牙,气馁地转过头,猛地点了点头:「行啊……行!谁让咱们一

组这么些年就来这么一个新人呢!」

「啰嗦什么,快开车!你是白痴么?」夏雪平转而对艾立威呵斥道。

这一刻,别提我心里多高兴。

艾立威把夏雪平的警笛打开,一脚油门开出了警局大院。

可马上,我的心境又变得忐忑起来——「桴鼓鸣」这个网站刚刚侵入警局的

电脑系统,市里就发生了爆炸案,爆炸地点居然还是父亲的工作单位……

父亲会有事么?

辰龙捕鱼下载

天天怼三国破解版无限内购

天空之城汉化版

新大主宰满v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