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风雨里的罂粟花212

发布时间:2021-01-21 03:43:53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风雨裡的罂粟花【第二章(12)】

在夏雪平的体温渐渐传到我的身体上之后,我身上的肌肉逐渐舒展开来,同

时,她的发香和体香侵袭著我的嗅觉,让我的心裡也感觉到了一丝安稳。

我慢慢地进入梦乡. 朦胧之中,我突然感觉到周围响起类似吉他的乐曲声音

——不,不是吉他,那个乐器的声音要比吉他更甜美纯粹,似乎是七弦琴?

周围一阵喧闹嘈杂,我微微睁开眼睛,有人拿著金子做的酒杯喝著葡萄酿的

酒、有人一个劲儿往自己的嘴巴里塞著烤肉、还有人在不远处的树林裡、抓著一

个姑娘就开始把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而在他们俩不远的地方,居然还有两个满

是鬍子的男人在……做那种事情!

——等一下,我这是在哪?为什麽这裡的人全都是人高马大的欧洲人?他们

的身上全都穿著用铁环系成一起的布袍——穿著为什麽这麽奇怪?

不,还有一些各色皮肤的人跪在地上:有男有女,全身赤裸,脖子上还带著

锁链。仔细看去,那些女人除了头髮,全身的体毛都已经被刮过一遍;而那些男

人的双腿间,除了一道很明显的疤痕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

「好了,大家都出去吧——陛下累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用著我不熟悉的语言说著话,但我却分明听懂了她的意思。

「是,夫人!」众人说道。

「请各位去别处尽情享乐吧!」一个身著纱袍的女人站在我正躺著的大房间

的正中央对众人说道。我的眼前一片恍惚,看不清她的相貌,但是很明显,她的

身材很好,有著和夏雪平一样的小麦色肌肤,胸围差不多也得有34至36E,

胳膊上、腿上也都是肌肉。

只见她转过身,对著一个依旧贪婪地往嘴裡塞著橄榄的微胖的白人男子说道:

「托勒密,谢谢这些年你对陛下鞍前马后的照顾。看在你是陛下最要好的盟友的

份上,我身后这些奴隶你可以随便挑选. 」

「我的夫人!这些波斯女子和阉人的美貌哪比得上您——请恕我的直言和鲁

莽;但我知道,您只可以是陛下的!还请允许我用这样冒昧的褒扬,对您表示无

尽的感谢和忠诚!迦南的阳光与您同在!」

托勒密?波斯女子和阉人?

接著,那个叫托勒密的人从地上拉起了两根铁鍊,像牵著两条狗一样带走了

两个女人。

「都下去吧,让我和陛下单独呆会儿,把这些奴隶也带走。」

「是。」周围的两个卫士像赶羊一般,赶走了跪在地上的努力。

那女人等所有人都走开了之后,走到我的床边,然后解开了身上的衣服,躺

在了我的身边,伸出手去,把玩著我的阴茎. 我缓过神,发现在我身体的另一侧,

还有一条大蟒蛇正眯著眼睛看著我——我本来平日里最害怕的就是蛇,尤其是眼

镜蛇蟒蛇;而此时此刻,我对这条差不多三米多长、有一个杯子口那麽粗的蟒蛇

不但丝毫没有畏惧,而且却觉得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它缓慢地在我身上蜿蜒,把

自己的头凑到了我的龟头旁,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我的肉棒,然后顺著那女人的

手臂绕到了床榻的另一边。

我低头一看,看起来,我的肉棒似乎也大了一圈,而且看起来也不那麽红了

……不对,为什麽我的身上有这麽多棕黄色的体毛?难道我也变成欧洲人了?

我仔细一看,我身边的这个女人,不是夏雪平还能是谁!

——不,她是夏雪平,她的容貌、五官、身材,跟夏雪平完全一模一样;但

她又不是夏雪平,因为她的肤色成了欧洲人的纯白、头髮变成了棕色、眼瞳的颜

色也变成了浅蓝,甚至样貌中,有点像那个美国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

「你是谁……我在哪?」我伸手去触摸「夏雪平」的脸庞,对她问道。」我

一开口,居然也是那种陌生的语言。

「哈哈,我的孩子!这又是亚里士多德给你出的问题吗?——你知道的,妈

妈只喜欢性爱、战争和政治,对哲学可不是很有兴趣。」「夏雪平」说完,开怀

地笑了起来。

——亚里士多德?那个师承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希腊哲学家?

「陛下,我亲爱的儿子,看来你真的累了……」她对我浅浅一笑,从餐桌上

端起一件金色的杯盏,一手把裡面盛著的液体——嗅起来十分清香的葡萄酒——

一点一点浇到了我的阴茎上面,一手爱抚著那条蟒蛇的头. 酒液的冰凉感,似乎

让我清醒了些。接著只听「夏雪平」说道:「这是在伊匹鲁斯,在我的宫殿裡.

我是你亲爱的母亲,伊匹鲁斯的摄政——奥林匹亚丝. 」

——奥林匹亚丝?

那我是谁?

「我亲爱的儿子,伟大马其顿的王,常年的征战让我们母子二人聚少离多,

所以你心裡对我生疏了麽?让妈妈亲近亲近你吧。」

什麽?马其顿的王?

……我附身到亚历山大大帝身上、穿越了?

不可能,这又不是穿越小说,我一定是抽搐得脑子出现幻觉了——「哦,啊

……」我突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很爽快的呻吟,我的阳具上传来了温暖、瘙痒的

感觉. 我低下头一看,这个长得像夏雪平欧洲女人,正毫不掩饰用自己胸器夹著

我的阴茎,而且十分放的开地张著嘴巴,伸出舌头舔弄著我的龟头,让我忍不住

开始呻吟著:「啊……好舒服哦……」

女人得意地笑著,一边用乳房撸动著我的鸡巴,一边温柔地看著我:「…

…还是妈妈的嘴巴和奶子舒服对吗?跟你娶到的那两个差点刺杀你的小亚细亚的

女人比起来怎麽样?——明明是你的手下败将的女儿,你却偏偏要立她们为后,

妈妈真是嫉妒!」

这女人自称是我的妈妈奥林匹亚丝,那看来历史上的亚历山大,可能真的跟

自己的母亲有亲密的性爱关系. 「对不起,妈妈……这些年是我疏远了您,而且

我在外面也有需求。但我心裡又何尝不是挂念著您的呢?我在给您的信件裡不是

跟您说过了麽?我想念您对我的教育、我的照顾、就像想念您的美貌和您的肉体

. 」从这句话开始,我就有些不受控制了,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我更像是一个

带著VR眼镜的观众,或者说我是寄生在这副躯体裡的另一个灵魂;但这副躯体

身上的每一个触觉,都太真实,让我感到明明又是我在说、我在迎接著这女人的

嘴巴。

「我相信你,儿子,身体是不会骗人的。你的这把长矛,还是像青少年时候

那样的生机勃勃。」妈妈把玩著我的阴茎,爱不释手,接著又对我问道:「还记

得在你即为之前,我们俩发生这样的关系时候的事情吗?儿子。当时你看到妈妈

在帕比努斯和克劳克斯的两条肉棒上骑著的时候,你怒火中烧,举著自己的木剑

就要砍向他们俩;他们两个一个正在妈妈的屁眼裡射精还没结束,另一个在妈妈

的女室中还没有射出来,看到你以后他们两个也是出离愤怒,拿著短剑和盾牌就

冲向了你——你还记得麽?」

「我记得。当时我真的是气极,我不能允许除了父亲以外的其他男性跟这样

美貌的您交合;而您驾驭著两个威猛男人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完美而诱人的女武

士、就像是雅典娜从奥林匹亚山上飞奔下一般。」

「不,你忘了麽?我们都是阿喀琉斯的后裔、我们都留著一样的血。」妈妈

说道,接著,她低下了头,吮吸著我的肉棒,有节奏地把阴茎在口腔中吞吐著,

然后又放开,对我说道:「我当时就想看看我生出的男人,究竟是什麽样的。没

想到你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拿著一柄木剑,就把两个举著短剑和盾牌的成年男人

打翻在地、连连叫苦,而且你还脱下了你的衣衫,当著他们俩的面把你雄壮的长

矛刺进了妈妈们的阴道……妈妈当时真是又惊又喜,要知道妈妈刚刚生出你的时

候,抱著你看著天空中翱翔的鹰鹫,妈妈就在想在你长大了以后会不会跟妈妈发

生性爱;而当时只有十三岁的你,阴茎已经要比帕比努斯和克劳克斯他们两个人

的物件都要大得许多。妈妈真的是太开心了!」

说著,妈妈鬆开口,放开我的肉棒,跟我舌吻了一阵。我仔细地品嚐著她口

中的唾津。然后她骑到了我的身上,张开了双腿,用我的粗大鸡巴在她的桃园秘

洞口处来回摩擦著。

「我」想了想,又说道:「妈妈,你其实忘记了——在我第一次对你发起进

攻的时候,我并没有成功,后来还是您坐到了我身上,引导我插入你的身体裡的。

就像现在这样。」说著,「我」伸出了双手在妈妈的两隻巨乳上揉捏著。依旧是

小麦色的乳房,依旧是巧克力色的乳头. 这种触感,真的好真实。

「对,你说得对,我亲爱的儿子。就这样,我用子宫迎接了你的第一次射精,

我们母子俩当时还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你记得吗?有了你以后,我就再也不需

要别的男人了。」

「记得,我当时还问过您,我们俩之间这样对麽?你当时的回答,让我终身

难忘:您说既然这种事情,宙斯和盖亚可以做、海格力斯和赫拉可以做,亚历山

大为何不能跟奥林匹亚丝做呢?」

「……嘻嘻,你果然都记得呢!」妈妈打开了双腿,半跪在床上,用膝盖夹

著我,然后扶著我的肉棒,让我的龟头在她的阴穴口处进行著蜻蜓点水:「还记

得你跟妈妈说过,你最喜欢这样麽?轻轻插入一些,却并不完全插进去,你说你

享受著妈妈们的女室裡面逐渐湿润,打在你的长矛尖端这可肉球组成利刃上,就

像是爱琴海裡的海浪冲击在脚麵上一样。」她一边这样不断地让我的龟头在她的

鲍穴口摩擦著,一边开始不断地喘息著:「嗯——哈……嗯——哈……我亲爱的

儿子……嗯——哈……你还记得我俩这样做的时候……嗯嗯……被你的父亲发现

之后,他是何等的气急败坏麽?」

「我记得……」我被刺激的,也开始深呼吸起来:「呼……当时父亲的鬍子

都快气掉了……但他并没伸手打我,也没用剑砍我,而是捏著拳头在一旁,看著

冒昧的您被我猛肏著,直到我的精液分别灌满了您的阴穴和屁眼……呼……就因

为这样,他后来不还希望我从烈马马背上摔下来吗?」

「他分明是活该!」妈妈逐渐潮红的脸上,在这一刻多了一份怒容:「那一

次我跟你一起共同高潮之后,我不是羞辱似的去舔了他的肉棒麽?那上面还有别

的野女人的液体的味道,嗅起来并不是小亚细亚的,感觉更像是雅典或者斯巴达

那裡的女人的,她们的身上有一股山羊和骆驼的骚味!他平时到处勾搭荡女,怎

麽就不允许我跟自己的儿子做爱?他不允许,我偏要做!」

「我知道父亲对不起您,但是他还是爱我的。后来不仅默许了我跟您之间的

肉体关系,几次正撞到之后,他不也是没说什麽、甚至有一次不还端著酒杯坐在

我们俩身边,跟我们谈完了话麽?而且他临终前,不还是指定我做他的继承人了

麽?」

「你做马其顿的王,是神的旨义,他何尝敢违抗!」妈妈看著我,得意地笑

了笑,从她洞穴裡流出的淫水也足够的多了:「来吧,我亲爱的儿子,今天好不

容易跟妈妈在一起,我们不谈战争、不谈政治,我们只谈最原始的美妙的东西—

—世间最美好的性爱,母亲和儿子之间的性爱。来吧,我伟大的马其顿的王,征

服了世界之后,来征服你的妈妈吧!」

「好的,妈妈……我想念你的身体,已经很久了!迦南和美索不达米亚的土

地,哪裡比得上您的肉体……」说著,我按著妈妈的肩膀,让她缓缓坐下。

妈妈的腔室裡又紧又窄,而且不断地从裡面伸出淫液。那条蟒蛇见到了不断

有淫水从妈妈的蜜穴裡渗出,兴奋地爬到了我和妈妈身体相连的地方,吐出了信

子,卷起些淫水,往自己的嘴里送。「我」知道在我不在妈妈身边的时候,就是

这条蛇在陪著妈妈睡,用它自己的脑袋代替了我的肉棒,但是妈妈的阴穴依旧如

此的窄且充满握力,依旧让我很惊讶。

「啊……啊啊……我的儿子……我的国王……肏妈妈啊……肏得妈妈好舒服

……你看看……啊……啊……连斯奈帕斯都嫉妒下面的这把武器了……啊啊啊啊

……儿子……你就是全希腊最具有男性力量的象徵……」

「要不是……那些大臣们……将军们……会反对……哦……我早就立妈妈为

王后了……啊……我好喜欢妈妈的身体啊……又湿润又滑……妈妈身体的皮肤和

子宫外面窄道的皮肤都好滑……我想肏妈妈一辈子……在我心裡……妈妈就是我

的王后……」

「我亲爱的儿子……妈妈听了……哦哦……好喜欢你的话!你是不是吃了小

亚细亚的奶蜜糖……啊啊啊……才变得这麽会说话的?啊哼!好棒!」妈妈兴奋

地在我身上摇摆著。

「不……我不是这样……我爱妈妈……我本身就是这样想的……妈妈难道要

我证明吗?」我把妈妈的身体从我身上扯下,本来像用狗爬的后交姿势肏干她,

奈何我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坐不起来,于是我把她的身子抓到了我的身边,依旧是

用后入的方式肏进她的蜜穴。

「哦……儿子好会啊……啊啊啊啊……妈妈好喜欢这个姿势!」妈妈抬起了

一条腿,迎合著我。

「啊……肏妈妈……肏妈妈……儿子肏妈妈肏的爽不爽?」我从背后狠狠地

抓住了妈妈的双乳,用手指的缝隙感受著她挺立的乳头,「呼呼……我要肏著妈

妈踏遍世界!我要在全世界都立下我跟妈妈交合的样子的雕像!我要让全天下的

人都知道,我爱妈妈!妈妈是可以跟我做爱的!」

「爽!……儿子好棒!好厉害哦……用力肏妈妈……妈妈一直是你的……啊

啊啊……妈妈永远是你的……」妈妈的身体震颤著,然后用后背撞了我的身体几

下。

「哦……肏妈妈……肏妈妈……」我口中念念有词道,我已经分不清我是附

身在亚历山大大帝身上与他的母亲奥林匹亚丝交合,还是在在做著关于夏雪平的

淫梦,又或许,这是我几年前看过的一个电影之后,对性感的安吉丽娜?朱莉产

生的痴心妄想……

这样想著,怀裡的「妈妈」依旧用后背往我身上撞著……

我听得到自己嘴裡依旧念刀著「肏妈妈」、「肏妈妈」,再一睁开眼,发现

我正盖著被子……

怀裡还搂著夏雪平……

果然是个梦。

——我就说麽,一闭眼睛就变成了古代的英雄豪杰的事情,这样狗血的穿越

桥段,怎麽可能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或许是临睡前,我的胡思乱想进入了我潜意

识的世界裡,让我产生了非分之想。

可是为什麽这个梦的感觉,竟是那样的逼真?

此时此刻,我缓缓回过神,才发现,怀裡的夏雪平就像我刚刚梦裡的那个

「妈妈」一样,正在背对著我——夏雪平的那件白色短袖衫,已经被撩到了她的

脖子的水平处,我的身上那件棉线衣,也勒到了我的胸前,我的胸脯的肌肤,就

这样紧贴著夏雪平的后背……

而且,更让我不知所措的是,我的双手,正握著两隻温香软玉……很明显,

那就是夏雪平的乳房,她的两隻乳头,正挺立在我的食指与中指的缝隙之间…

…她正伸著手,企图扳开我的手。但她却连我的两根手指都扳不开……

——什麽?我就这样在梦裡把夏雪平猥亵了?她会不会杀了我啊!

不对,以她的力量和搏击擒拿常识,如果她想对付我轻而易举——这不是她

平时的力量。现在的她浑身瑟缩、四肢物流,就像是中了武侠小说裡的软筋散一

般。

我正疑惑她为什麽现在的力量显得这样的小的时候,更让我尴尬的感觉,正

慢慢地从我的阴茎上传来——我稍稍挪动了一下腿,才发现我的一条腿已经撑开

了夏雪平的两腿间,探到了她的身体下方,其中我靠近床垫的右腿还跟她的右腿

打著架,而我的阴茎,似乎也从内裤中间那个用来给男生方便尿尿用的太平口中

蹦出,正好探进了夏雪平双腿间那条凹进去的缝隙中……

跟夏雪平重逢才第三天,我的这条调皮的小跟班,就已经是第二次入侵夏雪

平的黑森林禁区了……

我的龟头上方绝对是隔著布料的,我分明能感受到那种在起球棉布上面的摩

擦和不畅快敢……

而就在这时,夏雪平又移动了一下身子,用后背撞了我一下。就这样,我突

然用自己的小腹,感受到了夏雪平的屁股已经露在外面,我的小腹,可以清楚地

感受到她两隻屁股蛋的上面弹性……

那条棉质热裤,只是在夏雪平的大腿出蜷起,形式上地套在那裡;我的龟头

顶著那条内裤中间的布料,已经插到了夏雪平的蜜洞口,我的龟头伞缘,都可以

感受到夏雪平那两片又软又韧的阴唇,以及她从体内不断分泌出的滚烫液体……

我的脑子中彻底乱了:我做了一个关于母子乱伦的梦,而在我做梦的时候,

我不经意真正地猥亵了自己的母亲. 我保持著本来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从某种

程度上说,我不知道怎样处理现在尴尬的境地;而与此同时,我的那隻「长矛」

上面的温热快感,让我对这样的姿势不敢放弃。

夏雪平依旧在用后背努力地撞著我,估计她是想用这种行为把我从睡梦中唤

醒,然后再製止我……

但她似乎没有预料到,她这样一动,自己的阴道口立刻会受到同样的起球棉

布的摩擦,那裡面还抱著一隻坚硬的阴茎,那裡对她禁区的刺激,可以说是翻倍

的。

而我此时想的是,我到底是应该直接清醒过来,还是继续僵直著身体;

或者,已经这样,是不是应该直接採取下一步的行动?毕竟以我现在的姿势,

插都插进去了??。

其实我没办法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且一声不说太久,我必须得做些什麽,

否则夏雪平很快就会发现我在假寐。

两个选项:干,或者不干。我必须尽快做出抉择,分析什麽道德伦理重要还

是肉欲重要,这对于此事的我来说,根本来不及。

就在这个时候,我近乎是处于应激反应,做了一个举动。

这个举动,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后悔:我依旧假装在梦中的状态,嘴裡含糊地

念刀著「肏妈妈」、「肏妈妈」,手上的动作缓慢而轻柔,依旧捏著她的乳房;

我所做的,只是把自己的阴茎,继续往她的身体裡探著——裹著热裤的阴茎,已

经把龟头完全塞入了夏雪平的阴道裡. 湿润和温暖,瞬间包裹住了龟头. 我的龟

头隔著布,也能感受到一股暖洋洋的热流,喷洒到了夏雪平自己的内裤上。

——我之所以认为我这样做是对的,就是知道如果我贸贸然醒来,肯定会坏

事。

在这一刻,无论是我表现得多麽正人君子、多麽不敢破坏母子忠孝、表现得

多麽无辜,然后大惊失色地从夏雪平身上离开,还是淫心一横、欲火大起、吃了

豹子胆,就为图一时之快而强行扯下夏雪平的内裤,强行把自己的鸡巴插入夏雪

平的阴壶裡,这两种行为导致的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此之后,我和夏雪平

的关系,依照她的脾气,都很有可能恶化、甚至会一落千丈,还不如我之前跟她

不冷不热、类似半陌生人的关系. 如果我直接离开,假装并没有杂念,那麽在她

心裡,她会觉得毕竟自己和儿子发生了一些不可以说出去的事情,她自己也会觉

得羞耻,一看到我就会想到这些让她脸上挂不住的行为,所以久而久之,她会逐

渐疏远我;

如果我强行就势与她发生性关系,她会认为她的身份在我心裡一点都不重要,

在我的眼裡,她跟其他的女人没什麽区别,只不过是男人用来发洩性欲的工具和

用来射精的玩具——其实我感受得到,这两天裡,她已经开始觉得我这个儿子在

有些时候,行为很轻浮,而且她对我和小C以及孙筱怜的事情,多少有些察觉,

那样的话,她会认为我在利用强行和她发生肉体关系这麽样一个渠道,来报复她

这个离了婚以后对儿子不管不顾的妈妈,她会认为我这个当儿子的居然敢轻贱她,

要是这样的话,从昨晚帮她收拾衣服到给她买外卖,在她心底里积累出的一点好

印象估计就全毁了;

而只有现在这样,让她以为我是在梦游状态下才对她如此胆大包天,让她以

为此时此刻我的举动,全都是性梦之下的原始欲望行为,让她以为等我醒来后,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这样做,对于她而言,无论等一下会发生什麽,至少

她这样一个拥有妈妈身份的床伴,在我的面前,自己的自尊还是保住了。

古人有句话:难得糊涂. 所以当我的龟头部分探入之后,我就不再继续深入

了,否则我很可能会被夏雪平发现我在欺骗她、戏弄她。然后,我便开始用著笨

拙吃力、且十分不舒服的姿势轻轻抽插,而且张著嘴巴,继续假装梦呓,然后用

嘴巴在她的脖子和耳后吹著气。

「啊哼哼……呜呜——啊呀!不要啊……醒一醒……醒一醒啊小混蛋!」夏

雪平的身子突然发生了一阵抽动,在她的嘴裡产生了一阵像是硬咽的声音之后,

我终于听到了一声爽快的娇嗔。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自己妈妈夏雪平叫床的声音。

我脸上仍然是一副昏睡状,但是心裡别提有多麽激动多麽兴奋了!我之前还

一度以为,夏雪平肯定是个性冷淡,却没想到,她的身体依旧会有正常的性兴奋

反应,而且还是被我这个儿子刺激出来的。

我继续用著极慢的频率,往前探著自己的屁股,夏雪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

促了起来……

「哦……啊啊啊……别这样……小混蛋……秋岩……儿子——哦、哦、哦

……醒醒啊儿子!」夏雪平叫著我的名字,但声音明显要比平时说话声还小一些,

在她发出娇吟的时候,嘴裡仍然伴有一丝哭腔,「你怎麽能这样……小混蛋…

…哦哦……啊——你怎麽能这样啊……我是你妈妈……就算你恨我你也不能…

…对妈妈做这样的事情啊!啊哦——啊——啊——啊——」

我把眼睛睁成一条缝,我小心翼翼地观察著夏雪平,此时她脸上甚红,如同

浸过水的玫瑰花从脸上红到了耳根和脖子;她全身发烫,整个人都瑟缩著,极力

却小心翼翼地喘息著,把自己的左手放到自己嘴唇前面,狠狠地咬著自己的食指,

似乎是想呼吸盖过身体上的异样感觉,然后不想让自己叫出来。这样的她,可以

说跟平时那个「冷血孤狼」判若两人,此时的她更像一头刚被猎人捕获的母鹿;

而我就是那个猎人,她的生杀大权完全把握在我的手裡. 我依旧按摩著她胸前的

两隻肉馒头,用手指肚假作不经意地在她挺立的乳头上挑拨著。夏雪平的双乳很

美观,摸上去十分温暖,像是两隻具有女性气息的暖手包一般,又像是刚出炉的

两隻软韧的麵包,软滑的同时也是弹性十足,并且就因为她的主人对我而言有著

重逢的亲生母亲和辣手冷血女警察的双重身份,我似乎从这对温热的奶子上面,

就像是鬱达夫的《迷羊》中描写的那样,可以享受到触电的感觉. 我试探著,稍

稍在腰腹处的震动上加了些速度,夏雪平身体的感觉更强烈了:「啊啊啊……不

要这样啊……小混蛋……妈妈不要这样……别这样……还捏著妈妈的胸……从小

跟妈妈一起睡觉就喜欢抓妈妈的胸……」

有过麽?我似乎都忘记了,时候曾跟夏雪平一起睡觉过的经历了,我记住的

全都是她冷漠的样子。

就是那麽冷漠的她,现在正在我的双手中娇羞地不知所措:「……啊啊啊啊

呜呜呜……妈妈有反应了啊……坏孩子……呜呜……啊——啊——居然还没醒麽?

小混蛋……妈妈昨晚为了不让你抽搐……才搂著你的……啊哼哼哼……你就是

……这样……报答妈妈的吗?……在梦裡对妈妈做著这种事情……欺负妈妈的小

混蛋……啊哼——哼——呜呜——」

一边听著夏雪平嘴裡发出带著些哭腔的浪吟,我一边感受到了她的内裤上,

已经完全湿透了,甚至淫水已经打湿了我的小腹,我明显感觉到她的阴道裡正在

「突、突」地跳著。我这样侵犯著她的身体,应该是她离婚后、甚至可能是在经

历了那一场家庭巨变之后,第一次用自己的美穴接受著男人的肉体像徵,所以她

的生理反应才会如此之大。就像是乾旱多年的土地,得到了一场毛毛细雨,也会

变得十分泥泞。

这一刻,我真是好像换下一隻手,去捏她的蜜桃双股,摸摸她那片如同沼泽

一般的洞口……但是我不能,我知道只要现在捏著她胸部的两隻手稍稍鬆动一下,

已经发展到这一步的事情,就会产生变化。

「肏妈妈……妈妈好美……好舒服……我爱妈妈……夏雪平别走……我爱你

……肏妈妈……」我继续用著含糊不清的口音和慵懒的语气,假装说著梦话,

「我想娶妈妈……妈妈离婚……让我娶妈妈吧……肏妈妈……肏死妈妈……」

然后我一边用稍稍快的速度,用龟头和阴茎前端,套著湿漉漉的内裤,在夏

雪平紧窄的阴道裡抽插著。

「小混蛋……哦哦哦……说什麽肏死妈妈这样的话……嗯哈……哦哦……也

不知道羞!——嗯哼——你就是这样爱妈妈的麽?……你对妈妈的爱……就是这

样的麽?」夏雪平微微回过头,轻声说道。

我好想告诉她:不是的,我不仅想要佔据你的身体,我还要佔据你的心,夏

雪平,这就是我对你的爱——男女之间,可以囊括肉体和灵魂的爱。

接下来,她做了一个让我震惊不已的举动:她居然抬起屁股,然后微微往后

退著,迎合著我向前有节奏突进的肉棒……

我的阴茎又往裡插入了一些……

夏雪平居然主动了。

「啊哼哼……小混蛋……那里居然长那麽大……你小时候……啊啊啊啊…

…我怎麽没看出来……啊哼……你长大以后……那裡那麽会使坏啊……」夏雪平

畅快地叫出了声,脸上甚至带著些喜悦,然后她紧张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急忙闭紧眼睛,心裡沉住了气。

只听她自言自语道:「哦哦……坏小子……对妈妈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没

醒麽……坏孩子……哼哼哦……妈妈反应这麽大了……哦哦哦……居然还在睡

……」

她语无伦次地叫著,然后,她的屁股又往下探了一些……

就差几公分的距离,我的阴茎就会被她的阴唇全部吞没. 我的心裡也开始转

变了想法:如果她再继续往后窜动身子、如果想让我彻底把阴茎插到底,那她一

定是完全陷入到了情欲之中,那样的话我就直接醒来,彻底扯掉那件恼人的热裤,

直接插进她的身体裡,说不定她已经认可了可以跟我发生性爱关系了……

如果她可以完全接受了我的阴茎的入侵,那为什麽我不能赌一把?

而正在我这样考虑的时候,她似乎恢复了些许理智,又努力把身子往前挪了

些,她的阴户裡又只剩下我的整颗龟头,虽然她依旧迎合著我缓慢的抽插。

「不要……不要这样子……哦哦哦……秋岩……别醒……啊啊……千万别醒

……妈妈和儿子才不能这样做……啊啊啊啊……不可以……别醒……小混蛋…

…在梦裡也要欺负妈妈麽?……哼哟……那就把这当成是一场梦吧……啊——啊

——啊——」她一边叫著,一边伸出双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过嘴裡依旧发出

了畅快的娇吟。

可她说完之后,自己的屁股开始加速扭动了起来,不断地用她的穴口刺激著

我的龟头,而且她的屁股也开始用力夹著,加重了我生殖神经上面的感知。

——昨天孙筱怜假装是我的妈妈跟我肏穴的时候,用的也是这个招数,难道

女人天生就会这麽做麽?

而昨天,触碰到夏雪平的身体还是一种痴念,今天我的龟头就已经探到了她

身体禁区之中……

或许昨晚突如其来的抽搐,真的是神的眷顾。

但是果然,她还是暂时接受不了,我跟她之间会发生更直接的性行为。

也罢,暂时能够这样,已经算是一种很大的突破了。

就像她说的那样:当成是一场梦吧。后面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样的

禁忌感加宿命感的刺激,再加上夏雪平两腿和腰间不断的努力,我的刺激感受也

终于到达了最高的临界点. 我深吸了口气,接著放鬆了精关,让自己被套著夏雪

平内裤的龟头,在她的身体裡发射……

「啊啊啊啊……臭小子、小混蛋……在妈妈下面射了麽?怎麽可以这样啊啊

……啊啊啊啊……」夏雪平带著两分哭腔和八分惊喜,放开了双手,让自己毫无

顾忌地叫了出来。

我不知道我的精液是否会穿透过棉质布料,飞溅在夏雪平的阴道裡,但我肯

定的是,她的阴道口和前端感受到了我龟头上的炸裂、并且也一定可以感受到有

一股滚烫的东西从马眼之中喷薄而出,于是她的身体开始不断地发抖,腰肢也不

断地在前后扭动,最后身体轻轻往后仰著,她的阴道也彻底握紧,然后两三股热

流都顺著她的阴道洒了出来,接著,她的身体像一隻被放了气的气球一般,全身

都瘫了下来。

而且我明显地发觉到,有两股水流,从她的尿道眼中喷出……

仅仅是龟头而已,不仅让夏雪平高潮了几次,还刺激得她潮喷了出来……

即使潮喷的量不是很多,即便这不能算是一次真正的性交,我依旧感到了极

其的满足,心裡也十分的有成就感。

射过精液之后,我的肢体也彻底没了力气,我也不用假装了,直接鬆开了握

著夏雪平两隻奶子上的手。

夏雪平用自己的后背贴著我的胸脯,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我明显能从她

的后背上,听到她的心跳。

这一刻的夏雪平是温暖的。

「睡著觉居然能佔人便宜……小混蛋……欺负妈妈欺负得舒服吗?」她轻声

说道,像是对我说著,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转过身来,痴痴地看著我。

「你是想毁掉妈妈,对麽?你是想让妈妈沦陷在你这小混蛋的身上,对麽?」

夏雪平又连续地问了我两句,我都沉住气,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

她接著轻轻抬起了我的手臂,掀开了被子,然后从床的另一侧站起了身。

她的脸上,爱欲和殷红都不见了,依旧恢复了一张冰冷的面庞。她脱下了箍

在自己的双腿处的那件热裤,最中间的位置上面湿淋淋的一片,而且,还留下了

一大滩乳白色的液体. 她眯著眼睛,轻轻地把那条内裤放在自己鼻子下面嗅了嗅,

然后撇了撇嘴看著依旧在被窝裡躺著的我。接著她把拧在身上的衣服放下,把手

顺著我的身子摸到了刚刚折磨了她半天的那隻坏家伙,用两隻手指撑开了我内裤

的太平口,把射过了精液的阴茎又放回了我的内裤中。

整个过程,完全是冰冷机械地进行著。然后她提著那条短裤走进了卫生间.

我缓缓睁开眼,会想著刚才的滋味,听著卫生间里水龙头的冲水声,以及浴房裡

热水器涡轮转动的声音,摸著刚才,她潮吹之后,留下的那一小块湿润。

在这一刻,我已经完全认淮了,我就是要跟夏雪平、要跟我的??亲生妈妈

夏雪平,发生世俗所不可能接受的关系. 我就是要跟夏雪平做爱。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在这麽短的时间裡,对夏雪平的情感由排斥,转变为理解,

最后转变成这样的,但我确定的是,现在的我,无论从肉体上还是心灵上,我都

彻底为夏雪平沦陷了。这样的感觉,我面对小C的时候我没有过、我面对美茵的

时候我没有过,我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未曾有过. 只不过,在真正发生跟夏雪平做

爱这件事以前,我要让我们俩之间产生的是爱情,而不是其他的别的;比如江若

晨跟其他男人之间的那种威逼利诱、再比如孙筱怜跟其他男人之间的那种实质的

性奴役关系,这都不是我需要的。

我要的是对等的、真挚的爱情,属于母子之间的爱情。可能昨晚那个梦,给

我的唯一启示是,母子间可以拥有爱情。鬍鬚真正的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的千

年之恋,其实美貌绝伦的奥林匹亚丝,即便,世界上任何一个历史学家,都不可

能承认这段感情存在过. 他们那对母子之间的爱情,我会拥有麽?

我想会的。

我保证,我已经爱上了夏雪平这个离开了我多年的妈妈;我也保证,我会让

夏雪平爱上我这个她撒手多年的儿子。

天之命安卓版

口袋精灵王安卓版

九珑诀官网版

彩8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