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风雨里的罂粟花410

发布时间:2021-01-20 07:08:28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风雨里的罂粟花【第四章】(10)

算了,骗谁呢。

我躲也躲不过去,我只能是我。

天空中究竟有没有神仙,人死了以后有没有来世,来世的我会遂了我这一世

的心愿,成为我想成为的人么?我不知道。

人生没有删档、没有点卡、没有修改器、没有那句经典的「胜败乃兵家常事,

大侠请重新来过」;所以别人问不问我,我都只能是那个何秋岩。

至于,我为什么说自己失踪了……自从我被停职第一天以后,我就再没跟夏

雪平说过一句话,我跟她的关系甚至还不如段亦澄死之前。

我俩倒是不像上次那样相互躲避着对方了,她还是会去照常上班,我能在这

一周里,虽说是停职处分,但还是需要每天早上去组里报导,在记录簿上签个字,

并且我还需要写一份工作检查,交给夏雪平一份、人事处一份,并抄送给局长、

副局长,所以在这一周里,我跟夏雪平大部分时间,也仍然处于抬头不见低头见

的状况。

然而我们俩,就是一句话都不跟对方说——而且在这种事情上,我跟她似乎

总算是达成了一种默契:夏雪平如果到了非找我不可的时候,会让组里胡师姐或

者总跟王大姐关系不清不楚的聂师兄转达给我,官方需要传达的东西,会以电子

邮件的形式发给我,或者依旧是列印成档让胡师姐、聂师兄递给我;

而有的时候,人事处处长需要让我支会夏雪平的事情,我都会要求人事处处

长列印一份书面说明,然后我直接把说明放在夏雪平办公桌上就走,

这几天还有几次,徐远莫名其妙地让我帮忙带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给夏雪平,

一开始,我都会假装等下有事,去网监处找苏媚珍和大白鹤、去鉴定课找丘康健

和吴小曦,让他们帮忙当二次传声筒;几次以后,他们一个个全都开始拒绝我了。

「秋岩,局长说了,不让我们几个帮忙。」苏媚珍对我说道,「你还是自己

跟雪平说罢,毕竟徐远最开始告诉的是你,这中间我们几个万一再给你传出了误

差,雪平把事情弄错了,责任是归你、归我还是归雪平啊?」

没办法,我最后只好把A4纸撕成四份,然后把徐远说的话写在纸上,递到

夏雪平书桌上。

夏雪平看了纸条之后,要么接着把头转向电脑萤幕或者手机屏幕,要么就直

接上楼去找徐远。

但我俩仍然没说一句话。

这一周,我又回到了白铁心和小C的饭桌上吃饭。

夏雪平依旧跟艾立威对这坐着。

这两天他俩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之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当然,夏雪平沉默的时间似乎也逐渐多了起来。

每天晚上艾立威都会不厌其烦地给夏雪平打电话,根据之前大白鹤给我安装

的那个手机类比监听上显示的,他俩每次通话的时间都在7分25秒左右,我每

次都想点开听听他俩到底会说什么,但每次我也都会告诉自己别手贱。

不听的时候心里难受,听了,恐怕心里会更难受。

可最终让我承受不住的,是在某一天中午,夏雪平吃饭的时候,饭粒不小心

挂在嘴角上了,艾立威不仅伸出了手帮忙拭去饭粒,而且还把那粒米放到了自己

嘴里,这一举动一下就引来了旁边一桌王大姐、胡师姐、白师兄和聂师兄的起哄。

夏雪平对此似乎毫不介意,甚至,她看着艾立威嚼着那粒米饭,笑着应付着

起哄的那四个人的时候,有些无动于衷。

而我感觉我的心脏就像在山脚下一座年久失修、用土坷垃砌成的房子,遭受

了一场来自山顶的剧烈滑坡。

于是那顿饭,我就吃了一口,我就倒掉了。

彷佛一股滚烫的血液堵在颈部,我直接回到了办公室,打开了电脑,登陆了

自己的内部系统邮件,找到了那份草稿,想都没想,直接发给了徐远、沈量才和

人事处。

我关了电脑,把自己的手枪、弹匣、手铐、警官证,全都整齐地放在了夏雪

平的桌子上,然后我发疯了一般地跑回了宿舍,拆了床单被罩,把洗好的衣服随

便卷了几下就放进了行李箱里。

临走前我卸了钥匙,直接插在大门上,敞着门就离开了。

「先生,去哪?」

「枫情豪思社区。」

当我坐上计程车以后,我的心中才生出无限的惆怅。

我把手机彻底关机了。

可能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吧。

——不属于市局、不属于警队、不属于这里的一切;很可能,我只是一个不

知名的胡编滥造小说家,因为想改编某个悬疑探案小说或者电视剧,却又不想写

一成不变的无脑同人文,所以才把我这个人物强行加进来的,真的,搞不好夏雪

平和艾立威,人家两位在原著里才是主角,而我呢,只不过是被那个胡编滥造小

说家创造出来抢戏的,甚至可能原著里都没有我这么一号人。

所以,对于夏雪平来说,就算把我的内容全部删去,肯定也无所谓吧。

此时此刻,失踪对我来说,倒是一个愿望。

现在这个心怀疲惫的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回到我那个小房间里。

到家以后家里一个人都不在,父亲上班、美茵上学,陈月芳也不在,她可能

去买菜了吧?我打开了门,房间里居然还保持着一尘不染。

所有东西比我从家里搬走之前还要整齐;床单是新洗过的,上面还有从烘干

机里刚拿出来时候留下的热气,以及洗衣液的兰花清香。

我默默地把行李箱放在了书桌旁,去洗了个澡,然后蜷缩着身子靠着枕头,

坐在了床上。

滴水未进、粒米未食,我不知道我坐了多久,我只知道,我渐渐失去知觉了

……我不清楚自己是因为精疲力竭睡着了,还是因为饥肠辘辘昏过去了,但我只

知道这种让人全身难受的痛虐,居然开始让我有些享受——这似乎是现在,唯一

能够证明我还活着的感知。

我做了个梦。

梦里我还是我,夏雪平还是夏雪平。

只不过夏雪平疯了,她头发乱蓬蓬的,面无血色,嘴唇发白,衣不遮体,而

腐臭的泥巴把她全身裸露出来的肌肤全都覆盖住了,而她的四肢上,还有血淋淋

的早已腐烂的大块大块的伤口、上面早已生了蛆虫。

她走在大街上,有人大老远见到她就躲开,有人指着她嘲笑着她,还有人往

她身上扔着烂掉的水果和臭鸡蛋;可她并不理会这些人,只是目光呆滞地往前走

着,嘴里还在不停念叨着。

我在人海里游着泳,奋力地拨开周围的路人,走到了她身边,只听见她嘴里

分明在念叨着:「秋岩!秋岩!秋岩你在哪儿……不要丢下我不管,好不好?秋

岩……你在哪……」

一时间一股辛酸涌上心头,我不顾她衣衫褴褛、一身污秽,还有浑身遍体都

散发出来的刺鼻气息,急忙抓住她的肩膀,搂住了她的身子:「我在这!夏雪平!

我在这!我不走了!我不走了!」

「秋岩!不要丢下我不管好不好?秋岩……」夏雪平抱着我,放声哭了起来。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也流出了泪水:「我不走了!我不走了!」

周围的人全都朝着我和夏雪平丢着臭鸡蛋、烂菜叶、以及发酸发臭的果蔬,

但我也没理会他们,我把夏雪平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衣服和躯体为她遮挡着漫天

飞舞的垃圾。

她轻轻推开了我,梨花带雨地看着我,她打量着我的五官片刻,却对我说道:

「你不是……你不是秋岩!你不是我的秋岩!我要找秋岩……我要找到他……秋

岩!你在哪……」

我想用力抱住她,结果我却用不上力气,而她的力气突然变得十分的强大,

直接把我推倒在一边……

她不认我了?我站起身来马上跟在她后面追着,却怎么追也追不到……

于是,我醒了。枕头也湿了。

而在这个时候,从楼下传来的男欢女爱的声音。

她的声线成熟妩媚,却叫得有些扭捏委婉,跟调皮而高傲、叫起来丝毫没有

任何顾虑的美茵比起来相差甚大,再细细听来,果然是陈阿姨的。

「哦……劲峰,轻点!轻点好么?我的腰受不了……」

「是受风了?还是累的……」

「不……不是酸痛……下面那里……里面紧缩的时候……我的腰会抽筋……

啊……嗯……痒痒的……受不了……」

「是这样啊?月芳……舒服的话叫出来……叫出来吧!舒服么?」

「舒服……嗯啊……哼……你这人看着老实,做这事儿的时候怎么这么坏呢?」

「嘿嘿!因为我喜欢听你叫!你叫出来吧……大声点没事……反正美茵和秋

岩都不在家。」

「多难为情啊!……嗯……啊……」

「再大点声!」

「啊!啊啊——」

我对着空荡荡的的屋子翻了个白眼,听着自己的老爸做爱,心里别提多尴尬

别扭;但我也庆幸,好歹听到的不是他和美茵的交合声音,那样会更尴尬。

更庆幸不是他和……唉……说起来也真是讽刺,这似乎是我从小到现在,唯

一一次庆幸自己生长在单亲家庭里。

然而,这有什么区别么?父亲离婚,来了段亦澄;段亦澄被毙,艾立威又冒

头了。

不过我也突然想起来,似乎从小到后来夏雪平跟父亲离婚之前,我貌似从来

都没听到或者偷窥到过父亲跟夏雪平做爱的声音或者画面。

这倒真是个怪事。

我爬了起来,从自己的书桌抽屉里翻到了之前我没有从家带走的ipod播

放器,把耳机塞进了耳朵里,随便找了一首Akon的《Lonely》,之后

我又回到了床上躺着。

环顾了一周却不知从哪里能看到时间——ipod上的时间日期显示的是三

年前的时刻,根本不准;原本屋里桌上有个电子闹钟,这个时候好死不死的,电

池居然没电了;墙上本来有个钢铁侠的夜光挂钟,秒针一动不动,分针和时针居

然给我显示到5:30的刻度上,可外面的夜色怎么看怎么不像傍晚5:30或

凌晨5:30的样子。

没办法,我只能打开手机看时间,一瞧手机,居然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

今天的未读资讯和未接来电并没有上次来的热闹,大白鹤给我来了三通电话,

小C给我来了六条信息:

-「喂!死秋岩,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辞职了?怎么啦你!」

-「烦人!老白还是不是你兄弟?你还是不是我二老公啦?怎么不接电话!」

-「上次你在医院没打扰你跟夏组长单独相处,我真是太给你面子了!结果

你现在就这么对我?行,何秋岩,咱俩绝交!」

-「我都要跟你绝交了,你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回我?……你到底怎么了嘛?

回个表情也行啊!」

-「秋岩,我听说了……你别着急啊,女人其实都是这样的,有的时候真的

不清楚自己该不该接受一个男人。我估计夏警官昨晚应该是被艾立威突然表白弄

懵了……再者,你想想这个女人情感空白这么多年,她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

你快回来吧!你要是回来的话,我和老白都能帮你出出主意,万一事情有缓

呢?夏雪平毕竟不是还没答应艾立威么?别这样,乖,好不好?「

-「好吧,我知道你心烦。但是你就告诉我和老白一句,你现在很安全就好,

我俩就踏实了,行不行?要不然今天我俩也都会睡不好的。」

我想了想,给小C发了个定位,然后告诉她:「你跟老白早点睡吧。先不用

想我了,短期内不还不想跟任何人联系。」

过了几分钟后,老白和小C都各自用微信给我发了一句:「晚安。」「晚安。」

我无力地靠在床头上坐着,结果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

是夏雪平。

在这一刻我有点恍惚,我还以为是大白鹤给我安装的那个手机监控模拟器自

动开启、艾立威再给夏雪平打电话——但后来一想,艾立威给夏雪平打电话也不

应该是夏雪平的来电显示,而且我和夏雪平的手机介面都不一样……她终于主动

给我打电话了,我犹豫了两秒,马上按下了接通键。

但没想到,我还是晚了,就在那一瞬间——可能也就是几微秒的工夫——夏

雪平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心灰意冷地把手机往床上一甩,沮丧地捏着自己鼻梁上的睛明穴。

12点钟,父亲的卧室里没了动静,我想他和陈阿姨应该都睡了,于是我准

备去趟洗手间,然后去冰箱里找点吃的。

当我把门打开的时候,却发现美茵的房门开着,屋子里漆黑一片,唯独电脑

屏亮着,而在电脑前坐着的不是美茵,却是陈阿姨。

我的房间门一打开,倒是给陈月芳吓了一跳:「呵……谁!」

「是我,陈阿姨。」我看着陈月芳,木讷地说道。

「哦……吓死了……秋岩?」陈月芳看着电脑屏幕,连忙关掉了一个介面,

接着有些慌张地对我笑道:「……秋岩,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没事。」我好奇地走到美茵房间里,打开了灯,「您还会用电脑呢?怎么

不开灯,多暗啊?」

结果一开灯,却发现陈阿姨穿着一件质感很薄的黑纱吊带睡裙,质感薄到透

过布料,我大概都能看出来她的娇小双峰上乳头和乳晕是什么颜色、骨感的双腿

间阴毛的浓密度,以及她的身上的光滑肌肤——

她手上粗糙得很,而从她胸前到乳房、小腹再到大腿上的皮肤却保养得很好,

蔡梦君算是我遇到过的把皮肤保养得最好的女孩了,但是跟陈月芳这个村妇出身

的女人相比,却依然小巫见大巫。

我看着陈月芳的身体竟然有点出神,直到一身冷汗的她意识到她正近乎全裸

地坐在美茵房间里,于是她连忙把自己的胳膊绕在了自己的身前,捂住了自己上

半身那两只麻薯,脸红着低下了头。

我见状,连忙侧过身子退出了美茵的房间。

父亲在楼下睡着,年轻长子和光着身子的庶母在楼上孤男寡女相处着,这种

情况是会让人感觉颇为造次。

看我退出了房间,陈月芳才微微把胳膊松开,转过头对我敷衍地笑了笑说道:

「我……呵呵,我其实不太会用电脑,都是劲峰教的。我其实是……想帮劲峰查

一查菜谱的,明天想给他做点好吃的。但是你父亲已经睡了,我不太想吵到他,

所以我就没用我俩房间里的电脑。美茵不是没在家么,我就来她房间里借用电脑

了。」

陈月芳看着我,微皱了下眉头,想了想对我继续说道:「那个……秋岩,我

跟美茵的关系还是……还是老样子,但是你是她哥哥,你得说说她——你看看,

她这桌面壁纸设置的是什么?还有,我不止一次在她电脑和网路收藏夹里看到她

这个年纪不应该看到的内容了……有的内容我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

接着她还象徵性地把电脑萤幕对我转了过来,我一看电脑上居然是一个赤身

裸体的二次元动漫少女,在花丛中被一个身材健硕的成熟裸体男人从背后抱住,

抓着乳房亲吻的图片,桌面上也确实有几个诸如「少女大叔酒店爱爱」、「霸道

总裁调教高中校服女」此类的中文标题的视频档。

我看着美茵的电脑,懒得理会,看着依旧捂着自己胸前的陈月芳,略带同情

和嘲讽地笑了笑——呵呵,您这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要是您知道在这个家里,

美茵和父亲还有一件您不清楚的惊天秘密存在的话,您可怎么办呢?

——等等,她告诉我美茵的电脑里有什么东西就告诉吧,干嘛还非要把电脑

萤幕转过来给我看呢?难道她会觉得,我会认为她跟我说的是假话?她这个动作

也太……刻意了吧?甚至她为了把电脑转过来,都不顾自己胸前空门大开了;而

刚刚她突然看我从门口走出来的时候,她对她的身体可是极其避讳的。

于是,我反而更好奇,她刚才用电脑在看什么——总该不会是她在偷看美茵

电脑里存着的那些色情录影和18禁动漫吧?正想着,我突然看到陈月芳那一对

儿小巧的胸部,在她的单薄睡衣里面晃动了一下,这让我不禁脸红。

「……算了,算了!陈阿姨,让美茵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连忙侧过脸,

对陈月芳说道,「她已经快成年了,也有她自己的嗜好有她自己的想法;她爱做

什么,咱们家里谁都关不了,别说你我,美茵想做的事情、喜欢的东西,父亲能

左右得动么?」

陈月芳默默地低下了头,转过了萤幕。

「再说了,这种事情,您不好跟她说,我就好跟她说?我是她哥哥,又是个

男生……不太好吧?何况,您用她的电脑,经过她同意了么?她要是知道了,你

在这个家里还能把日子过好?算了吧。」

「秋岩……那你,可别把我用美茵电脑的事情告诉……」

「您放心吧。」我扬了扬头,对她有些应付地说道,「我没那么愿意多嘴。

父亲好不容易娶个好老婆,我没事闲的、跟自己妹妹告后妈的状?」真的,我说

的是心里话,我自己的事情我都没弄明白呢,我还哪里有空管其他的人的事情?

我转头进了洗手间。放了通水后,我洗了一把脸。

冷静下来以后想了想,对啊,我干嘛要在家里待着呢?父亲关心、陈阿姨热

心,他俩肯定会不厌其烦地对我问「怎么了」、「怎么了」,回家对我来说,怎

么可能让自己静得下来?我还得走。

从洗手间里出来以后,陈阿姨表情紧张地站到了美茵的房门旁边,她见我出

来了,咬了咬牙,赶忙双手抱胸,把自己的上半身挡住,倒是挺着腰,把自己的

乳房上半边露了出来,但我刚刚依旧正面遭遇了她那两只澹粉色的乳头;

她脸红着看着我,双脚交叉着站着,我一低头就能见到她的双腿间凹陷下去

的一点点小缝隙,但她的阴丘处竟然一根阴毛都没有,光洁得很——老爸这辈子

居然娶到了一只白虎女,也算值了。

但我马上反应过来我这么看着她有点不对,便也靠着门框侧过了脸。

她的动作刻意得很,我的动作也彼此彼此。

一闭眼睛,我满脑子都是她的肌肤;不过在我心里,我对她的身体的感觉,

好奇大过性欲。

刚才她没挡上的时候,她的裸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我眼前:尺寸在B罩杯左

右的小巧胸部,苗条的腰线和修长的双腿,当然,还有代表着曾经怀孕过的妊娠

纹痕迹,最让我惊奇的是她薄纱下的光滑肌肤——我心中丝毫没有带着任何色欲

感叹着:天啊,一个村妇的皮肤怎么能这么好?完全是可以用吹弹可破来形容?

——再加上刚才她用手挡住自己身子的动作,简直婀娜无比,虽然她半裸着

近乎全裸着身体站在我面前,但是端庄气质十足,让我由衷地对她无法产生任何

不敬的想法;就算看着陈月芳那张饱经沧桑的朴素面容,我也已经开始怀疑,她

到底真的是穷苦家庭里出身的女人么?

「陈阿姨,您还有事?」我看了她一眼,对她问道。

只听陈月芳站在门口,似乎有点紧张地对我问道:「呵呵……秋岩,你还没

告诉我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那个……你们警察局给你放假了么?」

「……这个说来……唉,这件事您别问了行么?」我正心烦呢,她却偏要哪

壶不开提哪壶。

看来结婚真的会让人变化,放到以前,我没发现陈月芳也有风骚的一面,同

时我也没发现陈月芳居然这么絮叨。

「不是你们上司或者你妈妈,让你回来调查什么的吧?」陈月芳很突兀地问

了一句。

「调查什么?呵呵,我回我自己家能调查什么?」我疑惑地看着陈月芳——

她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呢?

「呵呵,阿姨跟你说笑的。阿姨其实是……想多关心关心你一下啊!阿姨跟

你父亲结婚了……你对于阿姨来说,你也就是阿姨的半个儿子了。」

陈月芳吞吞吐吐地对我说道,接着笑了笑:「呵呵……阿姨感觉你心情好像

不太好,有什么心里话,你能跟阿姨说说么?」结果,她把话说完,居然走了两

步靠近了我,就把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凝视着我。她的那一只小汤圆,

已经毫不客气地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她的乳头看起来,都有一股光泽,真像是一颗粉红色的珍珠一样。这个

女人怎么能够把自己保养得这么好?她发觉了我的眼神,然后很羞涩地迅速用自

己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胸部掩盖住。

「陈阿姨,我知道您关心我!但说真的,您别问了。」我仍旧心烦得很,对

陈月芳说道,「您问我也不会说的。」我说完,打开了门,回到了自己房间。

关了房门以后,我从立柜里找了一套新衣服、一件新内裤和干净的背心,把

自己脱个精光,换着衣服。拿了钱包和钥匙以后,我便打开门从房间里出来。

「那个,秋岩,你这是又要出去?」

陈月芳好奇地看着我,「看你这样子,你还没吃饭呢吧?」

「嗯。要出去,还没吃呢。」

陈月芳对我的态度确实有点太热情了,就感觉她好像十分想从我嘴里问出什

么事情来似的,这让我着实有点不耐烦。

「要么你等一下……等我回房间换个衣服,阿姨给你做点吃的?……哦,做

点刚刚看的,从你妹妹电脑上,按照上网查到的菜谱上,给你做点吃的。」

——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罗嗦!

「唉……我不用!真不用!阿姨,我走了,您早点睡。」我把手里的黑色长

款棉质开襟帽衫往身上一披,就下了楼,开了门。

——这个家我是真不能待了。

不是我多讨厌父亲或者陈月芳,就是因为他俩对我的关心、爱护和讨好,对

于现在这个心理脆弱的我,真的不合适;若是万一有一天,我情绪崩溃爆发,对

他俩说漏了我对夏雪平产生了感情、然后现在夏雪平被艾立威追求、所以我辞职

了,他俩听了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指望他俩理解我么?

呵呵,我估计父亲肯定会先把我痛骂一番吧!而且,艾立威毕竟还救过美茵

和陈月芳,对艾立威一通夸赞吹捧,估计也是少不了的。

所以我现在只能走。

我走出了社区,扫了眼大门左右两边,想了想,往左手边走去。

那边往前有一个欧洲小镇,距离这边不远,十几分钟的脚程;并且,那边距

离市警察局的方向更远。

走着走着,就进了一家叫「秋思」爵士乐咖啡厅。

已经是12点以后,咖啡厅里的人,居然还坐的很满。

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单人单桌,甚至还有几个拼桌对坐的男女,自己玩着自己

的手机、自己喝着自己的咖啡。

吧台旁倒是空无一人。

「Master(老板)!」我叫了一声。

一个梳着长马尾的年轻女孩站到了面前:「哟?ご来店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

ざいます!何かお饮み物でも?」

「你说什么?」

「不是日本人啊?」女孩笑了笑,对我说道。

「你看我全身上下哪长得像日本人?」我反问道。

「诶?那你刚坐在这,你叫什么『Master』?我在日本留过学,进到

咖啡店或者酒管开口问『Master』的,可是从日本来的习惯。难不成你也

在日本留过学?」女孩好奇地问道。

「不是……」我摆了摆手……这个进到咖啡屋里就喊「master」的习

惯,我已经记不得是我从哪学来的了,大概跟一个女孩子有关吧,她当初似乎很

喜欢看日剧、要么就是喜欢看日本动漫,我这个习惯是她告诉我的,我便深以为

然,因此之后每次进咖啡店的时候我都会先习惯性的叫一句「Master」。

今天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以往的时候,当我喊出这个词,店里的所有人都

会像看着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动物一样,很奇怪地看着我,「我……我能点东西了

么?」

那姑娘看了看我冷漠的态度,反而笑得更开心:「可以,想喝什么?我们这

有吃的、有喝的,还可以点西餐。」

拿出钱包,我看了一眼——里面的现金,还都是之前那次夏雪平塞给我的信

封里其中的一部分。

这些钱,我有点不想花。

在心里默默一算,我还得再不凑上几张一百块,还给了夏雪平以后才算不欠

她的。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如果我只喝冰水的话,收钱么?」我硬着头皮说

道——这是一句很欠揍的话。

我曾经在另一个中式速食店里遇到过一个样子很落魄的在F市里打拼的年轻

男人,他那天就站在我前面,看起来好像又饿又渴,匆匆进了那家速食店,点了

一大堆东西之后一掏口袋,却发现全身上下就剩了几枚硬币,可能连坐公车都不

够。

随后他对那家店的服务生问了一句同样的话,结果,要不是当时我跟大白鹤

一起凑了点钱,帮他付了,他差点就会被轰出去。

一江春水,河东河西,没想到如今我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那个姑娘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对我露出了一个很恬美的笑:「好的,没问

题。」

她说完之后,从吧台里走了出去,走到了咖啡厅角落一个小舞台旁边。那里

有一个身材略微发福、穿着却很时尚的三十多岁男人,正跟一个穿着围裙、染了

黄头发的年轻女人浪漫地聊着天。

男人戴着一顶礼貌、还有一副白色边框眼镜,手里还握着一只电子烟斗,一

边给女人讲着笑话、一边吧嗒吧嗒地抽着电子烟。见刚刚那个姑娘走了过去,他

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那个姑娘先是故作大惊小怪,叫了一声「哟,萱姐」,跟

男人对面的女人打了调笑了一番,接着又对男人指着我说了几句话,

男人看着我对那姑娘点了点头,那姑娘便转身走开,男人想了想,唤了那姑

娘一句,「茱丽叶,你等会」,然后跟那姑娘耳语了几句,这个叫「茱丽叶」的

姑娘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便直接进了后厨。

——怎么着,因为我就想喝杯冰水不付钱,难道要把我做成人肉包子?我倒

要看看这姑娘和那男人到底想干什么?结果我还没转过头,那男人跟我对视了一

下,然后对我招了招手。

我也礼貌地点了点头还礼。

刚刚那姑娘就突然从里间冒出来了,端上了一个托盘:「请慢用。」放在我

面前的,竟然是一杯纯净水,外加一杯热拿铁,而旁边还有一盘热气腾腾的芝士

焗饭。

「不好意思……我没点这些。」我对那女孩说道。

「没关系!这个冰水你点的,剩下的这两个,是我们老板请的,」说着,那

姑娘指了指那戴眼镜的男人,又对我说道:「顺便跟你说一句,他才是『Mas

ter』。」

茱丽叶刚把话说完,我就听到了咖啡厅里的音响振动了一下,我背着突如其

来的一振吓得浑身一激灵;而店里的其他人,对此居然没什么反应。

我一转头,看着那老板已经站到了舞台上,摁下了身边的一个控制器,音响

里,便放出来一振轻快的爵士乐前奏,我对这前奏还意犹未尽,老板已经拿着麦

克风,唱了起来。

我听着歌词,配合着节奏,再加上老板深沉的烟酒嗓,看着眼前这杯咖啡和

冰水,我再也忍不住,沾湿了眼眶。

老板唱的那首歌,歌词是这样的:喝咖啡,再倒杯水,是看上去很美,还是

忧郁的黑?流口水,还是枕头很累?我故意不想睡,想找个人来陪。

喝咖啡,再续一杯;是舌头上的安慰,还是未来很妩媚?在回味,剩下什么

值得伤悲;停不下的嘴,想知道她是谁。

该来的不来,该回的也不回,——得不到就自己变得颓废,管她是谁,也都

无所谓;该怪的不怪,这是是非非,茫茫人海,谁又能知道自己是谁,其实爱与

不爱、澎不澎湃,为什么我如此奇怪……听完了歌,我看着眼前的那杯咖啡,直

接猛灌了一大口——一杯加了两份纯牛奶的咖啡,灌下去以后,心里似乎终于舒

服了许多。

我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焗饭,在香浓劲道的马苏里乳酪下面,是混入了鸡肉

丁、胡萝卜粒、豌豆粒和碎凤梨与番茄罗勒酱做成的炒饭,咸中带甜,可口中也

藏着一丝酸涩。

等我再回过来神,除了在店里工作的这几个人以外,再除了我自己,其他人

早已全都离开了咖啡店。

看着灌了两口咖啡的我,老板笑盈盈地拿起了他那只电子烟斗,走到了我的

身边,对我说道:「哎!这就对了!人活一辈子,别管遇到啥事情,该吃吃、该

喝喝,跟自己过不去干嘛呢?」

我看着老板苦笑着,指了指这盘焗饭:「谢谢老板了。很好吃。」

「不用客气!」老板自信地说道,「我们店的大厨是在法国学的烹饪,到现

在还真没听谁说过他做的东西不好吃。」

他看了看我,又对我说道:「小兄弟,你这是失恋了,还是失业了?该不会

是同时吧?」

「呵呵,还真是同时……您怎么猜出来的?」

「你身无分文,还睡不着;你现在吃得狼吞虎咽,说明你差不多饿了一天;

你明明可以吃顿霸王餐或者骗一顿饭,可是没这样做,说明你有很强的自尊,这

都是刚失业的表现。至于失恋,如果你不是失恋,也不会听着我为我前妻写的歌

就掉眼泪——当然,虽然这首歌是为我前妻写的,但在我们店里,是代表打烊的

意思。」

「打烊了么……」我连忙放下勺子,准备站起身:「真不好意思……」

「等等!坐,坐!」老板看着我,对我说道:「没关系,别人不留我留你!

我看你体格够健壮的,以前做什么工作的?」

我想了想,随便编了个职业:「做健身教练的。」

「哦,原来如此。我看你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你瞧瞧我这一肚子肥油,肯

定不像是经常去健身房的吧!哈哈哈!」老板自嘲道。

「呵呵,可能是在大街上见过吧。」我说道。

「嗯……你会什么外语么?」

「就会说一点英语。受父亲工作的影响,俄语和日语能听懂,但是基本不太

会说。」

「嗯!不错!不错!」老板想了想,对我说道,「小兄弟,要不要来我这先

短暂打一段时间工?」

「我?」我诧异地看着老板。

「对啊。我们店里之前前台那个韩国欧巴——假韩国欧巴,哈哈,暂时有事

回老家了,估计三个月之内回不来。现在除了我和我们后厨瓜哥以外,其他的都

是女的,我跟瓜哥,俩老男人;一个你见过了,茱丽叶,另一个我未婚妻小萱。

真就差一个英语好、又年轻的男生做前台——你瞧瞧,小朴不在,我们店里

年轻女顾客都少了。我们这呢,按日结算工资,每天两百,包吃包住,你看看,

怎么样,反正你也是失业,不如在我这干几天?「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老板——在我饥肠辘辘的时候请了我吃一顿饭,在我正愁

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的时候,希望我在他店里打工,我这真可谓是天上掉馅饼、

且给自己脑门砸了个正着。

「那……那就谢谢老板了!」

「别叫『老板』,叫我『杜总』!」老板看着我憨厚地笑着。

于是,我就在这间「秋思」咖啡馆安顿了下来,我也跟他们几个人,由陌生,

慢慢转变为熟悉。

这一段时间,我依然跟我过去认识的那些人没联系一次,别说大白鹤和小C,

哪怕就是父亲的电话我也没接;后来我索性把原来的SIM卡拆了,换了张新卡。

我想,这或许应该是我之前故事的大结局了。

直到10月5日国庆日过去之后,在我来这里打工的第七天下午,一个穿着

一套白西服,戴着宽沿白色礼帽的男人走进了咖啡厅。

「Waitor!Menu,please!(服务生!菜单,谢谢!)」

男人打了个响指,操着一口地道的英国口音。

我把菜单端了过去,我还真就以为他可能是个从英国来F市的亚裔。

结果我刚把菜单放在他面前,刚准备说话,那人突然抬起了头,摘下了帽子:

「你小子在这,过得好像很滋润啊。」

那人正是徐远。

决战千年安卓版

五岳乾坤手游

魔晶猎人战斗版

西游记口袋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