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孩子让妈看看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0:44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成才的儿子

远城市竹叶巷的两间老房子里,住着一户姓郝的人家,男主人叫郝建成,三年前厂子破产后下了岗,靠着低保和给别人干点零活为生;他和妻子邓秀生有一个儿子,叫郝宁。郝宁非常聪明伶俐,三年前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市重点高中,老师说,以他的成绩,肯定能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有这么一个争气的儿子,老郝两口子不管吃多少苦都心满意足了。

高考前的一天中午,邓秀照例要去学校给儿子送饭。当时头顶上烈日炎炎,中午的街头,除了三三两两匆匆走过的学生,几乎看不到行人,邓秀刚走到学校的大门口,忽然身子一软,晕倒在地上……

郝宁得到消息时,邓秀已经被送进了学校的卫生室,她每天都要来给儿子送两次饭,所以学校的门卫和许多老师都认识她。郝宁连忙赶到卫生室,邓秀刚刚经抢救苏醒过来,郝宁很紧张地上前问道:“妈,您怎么了?”

“妈没事,可能是中暑了。”邓秀说着,就拿起身边的一个饭盒,立即递给郝宁,说,“你快吃饭吧—这是妈给你做的你最爱吃的烧仔鸡。”

一旁的医生听说这饭盒里有烧仔鸡,就对邓秀说:“我告诉你,你不是中暑,而是严重营养不良导致的低血糖。你说,你早上和中午是不是都没吃饭?”

邓秀不好意思地说:“我怕耽误了孩子吃饭,就先送来了……”

医生严肃地说:“你不能再这样了,你得增加营养,注意身体,再舍不得吃,只怕连给你儿子做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医生又回头对郝宁说:“唉,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的母亲刚才晕倒的时候,手里还紧紧地抱着饭盒,她的额头和膝盖都跌伤了,可饭盒却完好无损,这都是为了你呀!”

郝宁送母亲回家时,发现父母的饭桌上只有一盘咸菜,父亲正就着咸菜吃饭,郝宁含着眼泪,暗暗下了决心:一定不负父母的期望,考上一所名牌大学!

果然,高考成绩一公布,郝宁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录取。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都纷纷前来贺喜,郝建成两口子当然也非常高兴,可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两口子却是双眉紧锁,愁什么?当然是学费。

寄给郝宁的入学通知上清楚地印着学费是每年8000元,还有住宿和生活费用,可眼下他们手上连1000元也没有啊,因为郝宁小时候一直体弱多病,不是咳嗽就是发烧,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把那一点微薄的家底都掏空了。两口子原本想找亲朋好友借,可跑了好几家,一听说借钱,都推三托四的,说破了嘴皮跑细了腿,还是不够,好在这时有人给他们介绍了一个放高利贷的,他们又借了4000元的高利贷,才算把郝宁的学费凑齐了。

送儿子走的时候,郝建成和邓秀还是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最难的一关总算是过去了,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跟儿子的诀别……

苦难的双亲

郝宁走后,郝建成和邓秀振奋精神,开始挣钱还债,郝建成离家去了省城一家装修公司做木工活,邓秀给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当保姆,一家三口分了三个地方。过年时郝建成回家了,但郝宁没有回来,他说要勤工俭学,也给家里减轻点负担,两口子见儿子长大了,懂事了,都很高兴。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郝宁大学毕业了,又在北京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年的薪水抵得上郝建成和邓秀干十年的。大学四年里,郝宁没有回过一次家,为了省路费,还能打工挣钱,他的生活费都是自己打工挣来的。这几年郝建成和邓秀没日没夜地干活,终于把欠的债全部还完了,还为郝宁缴了四年的学费,这里面的艰难,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这天,郝宁打来电话,问家里的债还完了没有,郝建成非常激动,儿子那么关心家里,真是长大了呀!他立即说:“还完了还完了,早就还完了!我和你妈现在啥都不指望你,你把你自己顾好就成了。”

“哦—”郝宁在那边沉默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吞吞吐吐地没有开口,郝建成感觉到了,问他有什么事,郝宁犹豫了一会,后来还是说了,原来,他在北京谈了一个女朋友,他们想在北京买一套房子,北京的房子很贵,他们要按揭才能买,现在要首付30万元,女朋友的家里拿出了20万元,剩下10万元,女朋友非要郝宁家拿,她说儿子要买房子,父母有义务拿钱出来……

一听到这个消息,郝建成全身的血都往脑门上涌,他几乎要晕过去了,他咬紧牙关勉强撑住不让自己倒下去。郝宁不知道,父亲现在为什么呆在家里而没有出去做活,那是因为有一次他在干活时被电锯碰到,丢了一条胳膊,那包工头丢下点钱就跑了,可现在那笔钱早就用完了,郝建成的伤还没好,全靠邓秀在给人做保姆挣点钱勉强维持生活。刚才一转念间他还曾想张口向儿子要点钱,但终于没说出口,没想到儿子居然反过来找他要钱,而且一开口居然是10万!

郝宁在电话里可能也感觉到了父亲的难处,他立即说:“其实这点钱本来也用不着找你们的,我多做几个兼职就行了,但女朋友非要看到你们的心意,哪怕你们拿2万元出来也行,咱家也不能让人家看不起是不是?就算我借你们的,我一有钱就会立即还你们。”

郝建成想了想,稳了稳心神说:“好好,我跟你妈商量一下,这几天里争取就把钱给你汇过去。”

晚上邓秀下班回来,郝建成把这事对她一说,她也傻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喃喃地说:“啊,儿子是又碰到了难处,我说我这几天心怎么老是跳,可是,2万元,钱从哪来呢?”

也许是天助他们,这时有个好消息传来,他们住的这个地方要开发住宅楼,因为急于要弄钱给儿子买房子,他们就以很低的价格,第一个把房子卖给了开发商。钱到手后还没捂热,立即就给郝宁寄去了,而且不是2万,是5万,那是卖房子的所有的钱……

永远的企盼

没有了住处,郝建成和邓秀就在郊区“三不管”的地方搭了一间窝棚居住,窝棚的不远处就是垃圾处理场,郝建成就去捡点破烂卖钱,也算是实现了“就近就业”。

一天夜里,郝建成正梦见儿子小时候坐在他肩膀上嬉闹的情景,忽然听到有人“呜呜”地哭,睁眼一看,居然是邓秀在梦里哭醒了,她哭着说:“我好想儿子啊,都四年多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长啥样了。”

“当然会越长越帅的!”郝建成安慰邓秀说,“这小子,也该回来了,光打电话有屁用!”

邓秀说:“咱儿子一个人在外面过日子,也真不容易呀,听说他每个月都要还五千多的房子贷款呢,我们当年的高利贷只怕都没这贵吧!”

郝建成忽然不说话了,邓秀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只见郝建成眼睛发亮,那只独臂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说:“儿子不能回来,咱们不如去看他吧,反正咱们也没房子,又没啥正经事,你说怎么样?”

邓秀也被这个主意打动了:“对,我们看儿子去!又见了儿子,又不耽误他的事,可是,路费要花不少钱吧。”

“不用花钱!”郝建成说,“我们走着去!我们一边捡破烂,一边往儿子那走,不花钱,反而有活干,儿子也能看到了……哈哈,我们一辈子还没出过门呢,这也算旅游了!”

于是,郝建成和邓秀锁了窝棚,开始了徒步去看望儿子的行程。他们一路餐风宿露,整整走了一个月,才到了北京,眼看就要见到儿子了,两人都非常兴奋,他们急忙找了个电话亭给儿子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郝宁问:“谁呀?”

郝建成抑制住激动的心,说:“宁儿,我是爸爸,爸爸和妈妈到北京看你来了!”

“什么?”郝宁大吃了一惊,“你们怎么来了?”

“宁儿,我们……我们都想你呀,想来看看你……”邓秀抢过电话说,但还没说两句,就泣不成声,郝建成的眼泪也“刷”地下来了。

郝宁说:“哎呀,爸妈,你们来添什么乱呀!我现在在飞机场,我要出国了,这是一次难得的进修机会!不说了,说了你们也不明白,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你们赶紧回去吧,一年后我从国外回来一定先回去看你们!”

仿佛数九寒天的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郝建成和邓秀顿时都傻了,邓秀身子一软,就倒在郝建成的身上,郝建成一手扶着妻子,一手拿着话筒急切地说:“你妈想你都想疯了,四年多没见你了呀,飞机场离这里有多远?我们马上坐车过去!”

“赶不上的!”郝宁说,“真的,北京车多路堵……爸,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从国外回来,就把你们接过来住,这样你们天天都能看到我了,爸,我快要登机了,我挂了……”

郝建成紧紧地捏着电话还想对儿子说几句什么,可儿子已经挂了电话,没见到儿子,两口子只得怅然回家,当然,他们还是走回去的,来的时候想到能见到儿子,再多的苦也不觉得苦,回来可不一样了,一路上的风风雨雨,都是捅在心口上的一把把刀!刚回到他们住的窝棚没几天,邓秀就挺不住了,一天夜里,她大喊了一声:“孩子,让妈看看你!”喊完,她就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一个月后的一天,当地警方接到报案,有人在一个窝棚内发现一具尸体,警方接警后赶到现场,发现尸体已经高度腐烂。经核查此人名叫郝建成,属身染疾病不治身亡。警方同时调查到他还有一个独生儿子,几经辗转,一个星期后,终于联系到身在国外的郝宁,郝宁仍然没有赶回来,他委托亲戚们把父亲和母亲安葬在一起。

郝宁是两年后的一个清明节才回来的,还开着私家车,带着妻子和儿子,说是回来让父母看看他们一家人,可怎么看都像是出来旅游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