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北煤老板奢华生活背后的真实生存状态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01:05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陕北煤老板奢华生活背后的真实生存状态

核心提示

“胆大能吃苦,有钱文化不高”,陕北煤老板是一群投机者,也是幸运儿。一席饭数万元,一辆车几百万,出手阔绰的背后却萦绕着对煤矿出事的担忧甚至是对绑架的恐惧。他们有着普通农民那种摆阔气、爱攀比的心理,也有着普通农民热心修桥补路、捐资助学的善良本能。值得注意的是,煤老板暴富之后并不愿意子承父业,而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从政做官——

“非典”时期,网络上曾经流行一个段子:等咱有了钱,买奔驰买两辆,开一辆拖一辆……这个普通人奢侈的梦想,府谷县的高老板早就实现了。

“在他们中的一些人身上,你看到他们身家过亿,却仍旧保持着从前的吝啬和土气,他们少年时代是这样的,今天也仍旧如此。他们的出手阔绰,经常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10月11日,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他的博客里写下这么一段话,文中所提到的“他们”是一群令人羡慕但又神秘的人群——陕北煤老板。

他们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又是什么样?

初涉煤炭 痛并艰难着

大柳塔镇,位于陕西省最北端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属神木县管辖。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这个位于毛乌素沙漠里的小镇,人口稀少,少有女孩愿意嫁到这里,甚至一度被称为光棍村,贫穷成了这里的代名词。1986年,原华能精煤公司(神华集团前身)进驻大柳塔,由于该镇地处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神府东胜煤田腹地,优质、大储量、易开采的煤炭资源彻底改写了大柳塔的历史。“上个世纪90年代初,煤炭价格便宜,几万元到十几万元就可以批到一个煤矿。”一位在此做建筑生意的老板说,当时很多老板并不看好煤炭行业,除了嫌苦脏外,更重要的是经营煤矿安全风险太大,“煤矿一旦出事,仅死亡补偿金就足以让煤矿破产倒闭”。

当地一位经营煤场的任姓老板说,由于当初煤炭价格低廉,因此初期的煤老板们为了维持煤矿正常经营,不得不到处举债,甚至克扣矿工工资来维持生计。当地就曾出现过好几起因为煤老板不给矿工发薪水,而导致报复的事件。

此外,很多煤老板在这一时期生活相当艰难,有的为了躲债,过年连家都不敢回。现在榆林做小生意的徐老板也是神木人,最初在神木开办企业,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算是有钱人,后来涉足煤矿,但效益不好,最后不得不放弃煤矿,只身来榆林打工,一切从头再来。和徐老板同样命运的人在当时占有相当一部分,有的实在难以坚持,不得不贱卖煤矿,也有个别煤矿老板一直艰难生活着。

府谷县新民镇也是一个拥有很多煤矿的小镇,刘老板在这里土生土长。他告诉记者,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这里的人就开始挖煤,因为煤层浅,稍微一挖就有煤。据他讲,上世纪90年代,煤价很低,一吨才八九元,那时的老板都自己亲自下井挖煤,“煤价上不去,生意不好,自己不下井吃苦,哪能维持”。即便如此,那时经营煤矿的人还多是赔钱的。

煤价上涨 柳暗花明时

2003年下半年,成为很多煤老板经济转运的分水岭。“一夜暴富”的神奇故事在神府一带开始上演。

煤老板传奇故事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神木一位姓王的亿万富翁。此人并非神木当地人,早些时候从外地来到大柳塔倒卖羊绒,赚到钱后便开始在运

煤铁路专线包工,随着资产的积累,他着手经营煤矿。2003年,由于国家能源紧俏,煤价开始上扬,由原来的每吨30元涨至每吨60元。王老板的煤矿生意好转,到2005年已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在府谷,记者同府谷一位民营企业家聊到一位煤老板的发家史时,该企业家说,自己在2002年将一煤矿以75万元价格转让给这位煤老板,到2005年时,该矿已增值一百多倍。等自己打算再买回那座煤矿时,对方竟开出1.5亿的价。

一部分煤老板几乎一夜间变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也给当地人带来意想不到的财运。府谷县政府一名公务员说,当地一名女教师在煤价未涨之前入股5万元,没料到2005年时,原来的5万元竟增值到80万元。

在煤价暴涨之下,2005年初,榆林出现了炒卖煤矿的现象。神木当地一煤老板告诉记者,浙江温州的有钱人开始来到神木、府谷等地参与“炒矿”,资金雄厚的浙江商人将煤矿价格一度炒得很高,“当初咱也没有想到煤价会这样暴涨,等打算也买个煤矿发财时,煤矿的价格已经被炒得门槛很高了。”经营煤场的任老板为自己错过赚钱好时机而懊悔。

“一些炒矿的人其实是真正赚钱的人。”新民镇的刘老板说,府谷一带由于民营经济发展较早,温州商人在府谷“炒矿”并不顺利,“府谷有钱老板本来就多,来府谷‘炒矿’多是山西人和黄陵人。”

煤老板“胆大能吃苦”

“我们这些煤老板能赚钱,说实话就是胆子大、能吃苦、运气好。”府谷新民镇一煤老板说,煤价未上涨之前,为了经营煤矿到处借钱,他向亲戚、朋友、熟人借钱,能借的都借遍了,还给人家都许诺高于银行的贷款利息。当时就是抱着“豁出去了”的心理。

除了胆子大,煤老板们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文化程度不高。神木县某政府机关一名工作人员说,每年年终到他那里填报表的“煤老板”中,能顺利把报表填完的为极少数,“文盲半文盲”占了多数。他戏言,越是文化不高好像越能赚大钱。

10月中旬,网上流传的“陕西十大富豪榜”中,榆林就有5人入围,而且身家都超过10亿。对这一排名,神木、府谷很多人认为“不可靠”。但对其中一人却没有人提出异议,那就是在府谷开煤矿的高老板。

高老板1961年出生于府谷县一个偏远山村,因家贫,他只读过3年书,11岁时便辍学打工。府谷县城40岁以上的许多人至今还记得,高老板在县委旧办公楼往东的十字街口卖豆腐时的情景——他的豆腐从不缺斤少两。“那时他家里穷得什么都没有,但他能吃苦,自小胆子就特别大。”高老板的一个叔母这样说。

由于高老板经常连自己名字都写不规范,因此遭到人们戏谑,现在已被当成笑话在当地流传。记者在他的办公室看到,工作人员拿来报销账单后,他不是在上面签字,而是直接用刻有名字的大红印章一摁。很多府谷人认为高老板的发家归功于“胆子特别大”。最初,高老板经营煤矿很长一段时间不赚钱,当别人都纷纷转让煤矿时,他却借高利贷购买,当时很多人不理解。

目前,高老板不但是府谷县煤炭业老大,还是房地产老大,府谷首富应该非他莫属。至于高老板究竟有多少个亿的资产,外人都不清楚。“府谷能开煤矿的多是农民,而且文化程度不高,可胆子都很大,结果赚了钱。”新民镇的刘老板说,自己作为农民,没有其他技能,做煤矿“完全是被逼到这一步”的。他坚定地说:“要是有文化,绝对不开煤矿。”

一辆名车七百多万

“走在神木、府谷街头,你一不留神就可以看到一辆辆世界名车疾驶而过,那几乎都是煤老板的,奔驰宝马没啥稀奇的,悍马、保时捷都很常见,最牛的就是单价700多万的迈巴赫,整个西北地区也没有几辆。”这是榆林一网友在某网站论坛里发的帖子。

2007年4月初,高老板坐着一辆奔驰S600,后面再带一辆奔驰Buerstner顶级T680房车,从800余公里外的府谷一路风尘地来到省城西安,参加中西部贸易洽谈会。有人提醒他说西安五星级宾馆多的是,没有必要带房车,高老板的回答一点都没含糊:咱就是为了摆阔,就是要让西安人知道咱陕北人有多富!

据介绍,当地煤老板在买车方面的攀比之风,已经达到畸形,张三买宝马,李四第二天就买奔驰。

今年6月中旬,由华商报社主办的“2007陕北汽车巡展”在榆林期间,越贵的车越好卖,而且购车者全部付现,丝毫也不犹豫。问其中一购车者职业时,答曰煤老板。

横山的一位高姓煤老板说出自己的实情:尽管自己也身价不菲,但买好车是一种无奈。“你开着十几万的车,人家一看就瞧不起你,谈生意就是要在势头上压倒竞争对手,坐的车不好,不请人吃好喝好,怎么还能谈成生意?”这有点印证了电影《大腕》里很经典的台词:“周围不是开宝马就是开奔驰,你要是开一日本车呀,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府谷新民镇的刘老板不太同意买豪车完全是为了面子考虑的说法。他说,神府一带道路状况不好,很多煤老板买车也是出于安全,“一百多万的车安全系数就是比十几万的车高得多”。府谷另一位煤老板坦言,生意繁忙,自己一个月里差不多一半时间都在车上,车差不多成了“第二个家”,不买好一点的车,钱再多就怕没命享受了。

奢华消费也有无奈

“我们这么多的钱干啥,人活着就是为了吃喝享受。”在榆林一次会议间隙,一煤老板闲聊时的话,令在场一些政府官员颇有感慨。“个别煤老板有钱胡乱挥霍,甚至赌博、包养情妇,他们不过就是寻求一些心理的安慰。”当地一位同行说,有一次,一位煤老板请很多人去KTV唱歌,全场的酒水煤老板全包了,为了让那些陪唱的美女卖力唱歌,凡打开的啤酒瓶口插着卷起来的100元,要求哪个女的唱首歌,喝掉一瓶啤酒,就可以拿走100元小费,当晚其中一个女的就喝掉了10瓶啤酒。

记者在府谷采访时,政府一工作人员说,前些年有一煤老板为父亲祝寿,凡是来的亲戚不但不用送礼,反而还能每人得到一个200元的红包。另一名煤老板嫁女儿,嫁妆是一辆宝马车。

神木的一位煤老板也没有否认这种奢华的消费方式,但他认为很多都是为了生意上的交际需求。他说,其实吃海鲜喝烧酒时,不是陪政府领导就是陪生意上的伙伴,“现在开煤矿,要把各个层面上的关系搞好,这些钱你必须花,一个庙没烧好香,就可能对你有影响”。横山的高老板也谈到,他经常和别人打牌,从来就没有赢过,不是手气差,而是明知道能赢也要故意输,“和我打牌的都是对我有用的人,我咋还敢赢呢!”<

丰臀巨乳

丝袜诱惑视频

黑丝美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