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监视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方风雷翻云覆雨厚朴资本要做中国版KKR

发布时间:2020-03-11 11:54:40 阅读: 来源:监视器厂家

方风雷翻云覆雨 厚朴资本要做中国版KKR转载cyzone导语: 到1987年几乎每个人都有大量的资金,但是我们要有最大的资金总额,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和其他人区别开来,而且要让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有最大的资金,每个人都知道最大的生意一定是

到1987年几乎每个人都有大量的资金,但是我们要有最大的资金总额,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和其他人区别开来,而且要让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有最大的资金,每个人都知道最大的生意一定是我们的。雷特尔所说的这段话,载于股权投资界教科书般的著作——《门口的野蛮人》。雷特尔是1986年晋升的KKR历史上第五个普通合伙人。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在2009年的中国,如果你问起资深的股权投资人,谁能做超过人民币一百亿元的股权投资?答案只有四个字:厚朴资本(Hopu Investment Management);或者是一个人:方风雷。

5月12日,一则关于美国银行减持中国建设银行总价值73亿美元股份(共计135.09亿股建行H股,占总股本的5.78%)的消息,在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震撼首先源自如此巨大的交易居然没有类似于高盛、美林之类的投行作为财务顾问参与。在消息逐渐明朗后,人们发现,接盘者是一个主要由中国人组成的财团,牵头人为厚朴资本。由于厚朴资本总共只有25亿美元的资金,一些没有吃到葡萄的人纷纷表示,不知道厚朴从哪儿弄来了这么多接盘的资金?

据了解,美国银行此次减持中国建设银行,其接盘对象,除厚朴资本外,还包括中国人寿、中银国际,以及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公司。此前,淡马锡已持有建行5.65%的股份。这笔交易的成交价,较之建设银行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存在14.3%的折让。这一折让幅度甚至大于今年1月美国银行出售28亿美元建行股份时的12%。

早在今年1月,厚朴资本已开始接盘外资战略投资者对中资银行股的减持。当时,厚朴资本耗资55.4亿港元,从苏格兰皇家银行手中购入32.4亿股中国银行的股份,占其总股本的1.278%及H股的4.26%。这是厚朴资本完成的第一笔此类交易。

厚朴资本董事长方风雷近期曾在一个小型研讨会上表示过对中资银行业的信心。他说,在曾经盛极一时的金融翘楚泥足深陷,欧美国家的银行体系纷纷出现系统性危机时,中国政府一定不会让中国银行业出问题。

在中国的股权投资历史上,厚朴资本创造了首例由中国纯民营的投资机构发起、规模达数百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案例。

厚朴资本的掘金逻辑

比较厚朴资本的投资手法,人们发现了些许类似KKR的印记,即:做大生意。KKR是全球股权投资界的鼻祖,其主导的杠杆收购,在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发生前,一直在华尔街大行其道。

早在1987年初,KKR的创始人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做出了一个理智的决定:做大生意。他们把目标锁定在50亿~100亿美元之间的收购业务,因为这样大的生意很少有人做。而他们之前已经有这方面的经验:62亿美元收购Beatrice,44亿美元收购Safeway商店,以及21亿美元收购Owens-Illinois,等等。

根据《门口的野蛮人》一书的描述,KKR普通合伙人雷特尔回忆称,谁会做一笔百亿美元的交易?没有人。竞争者只会是企业。而企业是不会在那个价位水平上和PE展开竞争的。

显然,方风雷也正在走这样的路。在2007年设立25亿美元的厚朴资本之后,方风雷一直谨慎地寻找投资机会。根据公开报道,厚朴资本仅在2008年5月初出资约2亿美元,购入过一家位于蒙古的矿业公司的可转债。此后,他还曾计划入股中材集团旗下的未上市水泥业务,但最后因估值问题而放弃。

毫无疑问,在耗资55.4亿港元接盘中国银行的股份后,无人料到厚朴资本竟然会作为牵头人发起一笔73亿美元的交易。原因很简单,厚朴资本只有25亿美元的承诺资本,要完成如此巨大的交易,必须借钱,比如寻求过桥贷款之类的资金支持。

事实上,厚朴资本的掘金逻辑非常简单,就是KKR的做大生意。从克拉维斯和罗伯茨的经验看,做大生意不仅仅是为了减少竞争,同时,大生意所需要的时间比小生意少得多。而且,无论交易的规模有多大,费用的百分点是不变的。因此,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100亿美元的生意肯定要比1亿美元的生意赚得多得多。

谁是方风雷?

显然,如此简单的掘金逻辑,谁都想模仿,谁都渴望能完成一笔大生意。但问题是,目前在中国能完成超过一百亿元人民币股权投资的PE掌舵人,也只有方风雷。

生于1950年代初期的方风雷,出身军旅家庭,是公认的中国第一代本土投资银行家。16岁那年,他曾作为知识青年到内蒙古农村插队。几年后,他获得了参军的机会,并在1970年代末考入了中山大学。

1980年代,他曾在外贸部门工作,参与过外贸系统外贸体制改革,包括我国第一个期货交易所——郑州农产品期货交易所的方案设计和早期筹备。1992年,他在担任中国管理科学院市场所副所长期间,主持策划了中国第一个不动产证券化产品——三亚地产投资券,并为海南省人民银行起草了《地产投资券管理办法》。此后,方风雷到国外学习投资银行运作,开始了叱咤风云的投行生涯。

回国后,他曾分别担任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旗下投资银行的高管,参与组建了首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并出任副总裁。1997年开始,中金公司先后完成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国企在香港的上市承销。

2000年,方风雷转任中银国际的行政总裁,帮助李泽楷收购电盈的前身香港电讯。据了解,李泽楷的巨额收购资金,便是由方风雷牵头帮助其从中国银行融得的。之后,方风雷又曾出任工商东亚行政总裁。2004年他自立门户,与高盛在内地成立合资券商高盛高华,出任董事长。

2007年,方风雷与毕马威中国前任中国及香港主席何潮辉,以及高盛前资深银行家王理查等人合作创办了厚朴资本。尽管方风雷决定离开高盛,但仍维持与高盛的合作关系,并留任高盛高华董事长一职。在厚朴总规模为25亿美元的基金中,就有高盛的投资,其最大的投资人则是新加坡淡马锡(投了10亿美元)。

如今,有了接盘建行股份这一中国股权投资史上单笔最大交易后,人们纷纷揣测:方风雷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基于方风雷如此强大的胃口和背景,或许下一次见到他的身影,会是在央企重组的大浪中。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小额账户管理费

汽车购置税

会计科目

会计专业论文

相关阅读